联合国在逐步背弃人们的水权吗?

Share Button

15

把注意力放在「可及性」而不是「权利」,联合国针对水的可持续性发展目标将无法消除用水之不平等现象。

对经济及社会发展的其中一个最大的威胁就是世界上的淡水供应正快速变得稀少,以及污染情况越来越严重。而在水的全球发展领域裡,现在正有一班新的参与者在界定及编写获取饮用水的规则。

令人担心的是,人们获取饮用水及卫生设备的权利在联合国的政策讨论中继续被边缘化。在联合国最近发表的持续性发展目标的草案当中并无提到水权,显示了现时的政策倾向於把供水视為有助经济增长之產业,而非為了保护集水区,以及确保稀有水资源的公平分配。

当联合国大会在2010年通过决议确认水和卫生是一项人权的时候,那些从事水和卫生的社会运动组织将之视為重大的胜利,这些组织多年来為那些因水污 染引起健康问题、因无法获得乾净饮用水和卫生设备而要忍受侮辱,或因缺水而无法自给自足的人群而抗争。在反对因不平等、社会排斥以及过度抽取共有水资源而 引起的全球水危机的抗争中,社运人士一直把获得饮用水及卫生设备的基本人权视為抗争的工具。

全球水危机亦是那些為满足无止境经济增长而寻求稳定供水的行业所关注的一大议题。採掘行业、大型饮料公司、投资水务股的大型银行,以及那些参与供水和卫生服务的企业把自己定位為水政策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全球水问题的讨论,好像他们有方案可以解决此危机。

现时不管是全球层面,还是国家层面,水政策的最新趋势是以公私合营的方式让企业参与决策,以及推动由企业带动的解决方案。在过去的十年间,正因為大 集团,例如雀巢和联合利华,不留餘力地参与、影响全球水政策的讨论,关於水的辩论已经慢慢从不公义和不公平的角度转移到如何以技术措施来解决资源稀少的非 政治性讨论。而这些技术又再由跨国集团和市场机制来提供,则又进一步减少了对水资源分配制度的监管。

当全球的决策者,其中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工作小组(SDGS),只著眼於為这些不断扩大的產业提高「用水效率」,而没有固守对水权的讨论,他们实际上是忽略了那些在挑战破坏集水区產业的社区。

「获取饮用水及卫生是基本人权」的认可把成功的希望带给这些抵抗大财团的社区。多个社区通过援引此人权来保护他们匱乏的水资源,例如印度南部的普拉 奇马达(Plachimada)因此成功抵御可口可乐公司抽取地下水;拉丁美洲的反採矿运动人士;以及最近非洲卡拉哈里沙漠的布须曼人的例子,他们靠此人 权从那些覬覦他们的土地的旅游业、钻石开採业及天然气开採业手中夺回传统的土地水源。

同时,它也使供水和卫生服务民主化。在乌拉圭,对水权的承认直接禁止了水务私有化。而希腊最高法院最近则裁决禁止位於雅典、该国最大的水务机构私有 化。这是欧洲水权运动者的一大胜利,他们过往不断谴责欧盟企图通过对希腊、葡萄牙和意大利的紧急财政支援方案之贷款条件来逼使当地的水务私有化。

因此,当不断有人在联合国挑战水权论的时候,是令人深感不安的。对於那些生活在无法获得足够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人们,SDG只是把重点放在用水之普 遍可及性;然而在一份关於安全用水和卫生问题特派调查员的报告中,Catarina de Albuquerque指出,只强调用水的普遍可及性未能消除不平等的现象。

用水权利,在最低限度上提倡消除对边缘社区的歧视,并要求对这些社区採取特别措施。进一步的,它强调公共参与决策、问责制和保障公义的伸张,这些都是那些在追求由公共控制供水服务,以及民主参与式管治模式的社会运动在争取的。

水权,虽然不是解决全球水困境的特效药,但它是通往平衡当前不平等权力关係的道路,儘管这条路很长。

英文原版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