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竞爭力 非取决于低薪

Share Button

47

(孙和声)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发表的2014-15年全球竞爭力报告GLR,大马在144国中,名列第20,比去年上升了4位。新加坡则通常名 列前几名。2国的一个共同点是,经贸方面的得分与排名,常远在政治与人权的排名。如民主指数、新闻自由、政治自由的排名,便远落后于经贸排名。

这吊诡现象常引起民主对效率的爭论,特別是在发展中国家。只是,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排在前10多名的国,则多是完整民主的发达国与高薪资国。一般人总以为,低薪资是竞爭力的决定性因素,可全球竞爭力排名,否定了这个常识。显见,有无竞爭力,並不完全取决于低薪资。

就 这个竞爭力排名言,它是宏观与微观要素並举,由12个支柱性指標与114个分项构成。这12个指標为:制度(机构)、基础设施、宏观经济环境、卫生与基础 教育、高教与培训、商品与市场效率、劳动力市场效率、金融市场发展、技术就绪度(Readiness)、市场规模、商业发达程度及创新。一国要提升竞爭 力,就得在这12个领域有所改进。只是,也应看到,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应视本身条件扬长避短,发挥本身的比较优势,如在高教与培训方面,应特別著重 技职教育,劳动力市场也应较发达国具有灵活性,而不宜过于死硬。

另外,对这个排名也宜持一定的保留態度,因为,虽说它是宏微並举,宏观与 微观均有所考虑及,可其资料却是30%来自统计资料,70%来自执行长的认知资料,这就难免具有一定的主观性,且不同国家的执行长,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实 则,从实际经济增长率来看,许多排在前列国家的增长率均有欠理想,而一些排名较后的国家,如中国,增长率却高于多数国家。

企业才是行动者

同 理,一国的经济竞爭力实来自企业,也就是说企业、公司才是真正的行动者;若企业缺乏企业家精神,没有衝劲,安于现状等,即便国家层面的整体条件不俗,也未 必能在实际的经贸世界中,取得佳绩。如大马虽名列第20名,可能在世界上闯出名堂的公司与品牌却很有限。就此点言,有3000万人口的大马,就比人口规模 小得多的新、港、台、荷兰、瑞士差得多。

从创造体面就业的角度看,大马因在3T,即技术、人才、宽容(Tolerance)有欠理想,以 至于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进而也损及了宏观的財政能力,如公债与家户高居不下。实则,大马在技术就绪度方面得分便偏低,显示出,这个国家依然卡在低薪 资竞爭的红海中。在竞爭日趋激烈的全球化与经贸自由化、区域化的情况下,这个低薪资竞爭政策,只会使財政更趋恶化──因普罗大眾竞爭力与生產力难提升,而 无法可持续地扩大税收基础(不论是个人所得税或消费税)。

更重要的是,大马的投资趋势与素质难有改进,此点,也可从近年来的预算案中一窥 究竟。主要的投资项目,依然是由政府或政联公司,或政府担保举债发展的公司,来搞大型基建,如高速公路等。而实际上,近年来建筑也是各类產业中,增长率最 快的,远快于服务业、製造业、矿业与农业。

在债务节节上升的条件下,其投资素质也是可疑的。投资与增长的素质,应比投资与增长更重要。

原载《东方日报》从全球竞爭力谈起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