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还要做得更多

Share Button

12

(澳洲总理 东尼. 艾伯特) 六年前,当全球金融风暴的冲击震动全世界,虽说发生危机的那些年已离我们远去,但由金融风暴带来债务及失业率的遗害,我们还得继续奋斗。

G20领袖的挑战是很明确的,刺激经济增长,增加工作,及强化金融体制的恢復力,我们必须鼓励需求,以抵挡正威胁欧洲主要经济体的通货紧缩的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莉丝汀. 拉加德敦促我们找出新的动力,以促成更多的增长,更多的工作,更好的成长,及更好的工作。

这表示為企业界创造合适的条件来获得成功。也就是愿意利用投资基础建设来刺激经济增长。

我们不能让復甦停滞,这也就是為何我将请求在布里斯本的G20领袖,做得更多。

在2011年G20高峰会,领袖们讨论了政治意志的必要性,各领袖领会到,要令G20发挥作用,我们要承诺一起行动,一起运用我们的政治意志,以履行那些承诺。

2014年我们為一项远大的共同目标努力,也就是在2018年或之前,提高G20会员国的GDP至少比现在进程再多增百分之二。為达到这个目标,G20各会员已从国内经济成长策略中归纳出将近一千项新措施。

2014一整年,G20会员成员们各自挑战彼此,找出何项改革最有实效,以得到最好的效果。

虽然宽鬆的货币政策依然存在,但G20必须採取一种结构性的经济改革,才能够带动长期的发展. 虽然这些改革是艰难的,但奉行这些政策的经济体经济已復甦,英国和美国就是如此。

G20於全球金融风暴期间提供的财政刺激方案,协助避免了世界经济的崩盘。 自那时起,有些政府已经耗尽他们的财力,新的投资来源必须找到。这就是企业界可以扮演重大角色的地方。

在每个G20会员国鼓励更多更广的投资,有其必要性,以弭平年度高达一万亿元年度基础建设投资的落差。

在今年九月份G20会员国同意成立全球基础设施的倡议,这是一个跨年度的议程,以改善投资环境,改善基础建设计划规划及準备,以改善长期的财政状况。

我 们意识到讨论青年人失业问题的必要性,也努力提升就业率,因為这些问题是经济成长的关键。这个月在布里斯本,我们会考虑订下目标, 於2025年或之前降低男性与女性就业率间落差至百分之二十五。如果降低不同性别就业率的落差达到这个比率,将带来超过一亿位女性投入全球劳动市场。

经 济成长需建构在稳健的基础上。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G20的工作重心,是建立金融界的恢復力。这工作主要是為了保障纳税人免於对全球重要银行进行疏困, 令金融衍生工具的市场更安全,改善对於影子银行界的监管 (影子银行相当於银行的金融机构,但缺乏相同程度的监管) 。

最近欧洲银行界压力测试的结果显示,我们正在正确的轨道上,而我们的行动已开始看到明显成果。

现在是将全球金融危机划上句点的时刻,G20会员国主管全球百分之八十五GDP、四分之三全球贸易,因此G20各国能扮演紧要的角色。然而唯有各国领袖们运用集体的影响力和行动力,执行必要的国内改革, 来加强信心指数, 才能成功。

G20的存在,是因為它有能力处理各个国家能各自解决的大问题。如何处理这些问题而达成共识,将考验著G20伙伴关係的强度。

当澳洲於一年前成為G20主席,我们的目标是让G20经济体的领袖齐聚布里斯本,準备就绪,来进行实际行动和实质经济改革,為世界经济和全球民眾,带来真实可衡量的成果。

当高峰会结束时, 我相信各峰会领袖会针对全球经济的核心问题,商定行动纲领,并承诺採取行动。

原载《苹果日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