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不平等 各国还得靠自求多福自谋出路

Share Button

37

(孙和声)根据最近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5年全球议程展望》,全球有10大趋势,即收入差距扩大;失业率趋升;领导力缺失;地缘战略竞爭激化;代议民主制式微;发展中国家环境污染恶化;恶劣气候频发;民族主义情绪加剧;淡水资源压力增大,及医疗卫生產业日趋重要。

说起来,这10大趋势,也非2015年的趋势,而是已进展颇久的长期,而非中短期趋势。就收入差距扩大与失业率升高,则是高相关性的趋势,特別是2008年全融与经济危机以来,发达国家本已高居不下的高失业率更进一步恶化,而收入差距扩大,更与美国量化宽松相关,它强化了以钱赚钱的投机活动,而非刺激生產性投资与实体经济。

有道是,就业为民生之本,在发达国,由于社会保障制度较健全,失业虽加重了政府財政负担,可还不至于恶化到引发大规模的持久动乱。可在出现青年人口高涨(Youth Bulge)的落后国,如中东,经济停滯与长期的高失业率,外加上贫富不均恶化,更催化了伊斯兰基要主义的势力扩张。深层地看,今天中东这么多事多端,青年高失业率与政治腐败可说是主因。也因此,伊斯兰主义者提出,只有伊斯兰才是解方(Islam is the solution),才能有这么大的號召力。不解决民生凋零与政治腐败,將无法真正解决中东的乱局。

就收入差距扩大言,也可说是世界性现象。虽说,这几年来,世界范围內財富在增加,可估计1%的超级富豪,占了近50%的全球財富。整体上言,这个收入与財富不均趋势,发生在多个层次上,一为发达国与落后国之间;二为新兴工业化经济体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三为富国、中高收入国与低收入国的內部。

本来,按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如要素价格(Factor Price Equalization),如如土地、劳动均等化理论,只要落后国按照经济规律发展,或迟或早会拉近不同国家间的差距,可事实並非如此。之所以,原因颇为复杂,最主要的还是政治因素,而非经济因素致成,如政治腐败、权力寻租、政局不稳等,导致即便工资低廉,也无法启动经济增长。深层地看,技术进步,特別是自动化技术的进步与生產的全球化重配置,均会冲击到增长与就业。若美国发生大规模的製造业回流(Reshoring),落后国將更难有机会借助工业化来脱贫致富。

就国际层面的收入与財富的不平等言,个別国家能做的並不多;因为,资本型祖国,只要本身不爭气,便会被绕道而过(By Pass)掉。因此,各国还得靠自己自求多福,自谋出路,或是靠经济集团化的方式,来提高彼此的经济规模与吸引力。就国內言,要改进不平状况,主要还得靠实用的教育与培训。就此点言,国家得转型为社会投资国,也就是多把资源投资于生產性事业,特別是人力资本的强化。因为,只有把单纯的劳动力,转化为有实用知识,技能的人力资本,才可能使穷人脱贫与加速向上的社会流动,进而化解社会衝突。

原载《东方日报》也谈经济不平等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