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大臣撤换风波的制度省思

Share Button

21

公正党党中央决议撤换雪州大臣卡立,惟卡立有负隅顽抗之心,不愿主动辞职下台,同时民联盟友伊斯兰党对大臣换人,亦出现杂音,顿让这起大臣换人风波,延烧成为造成民联裂解和失掉雪州政权的政治危机。

撇开卡立适任与否不谈,从政党政治角度,卡立遭所属政党决议撤换,若公正党党中央的决定,取得其盟党行动党的支持,扣掉卡立,公正行动两党在雪州议会掌握28席,刚好是州议会总议席56的半数,且占民联党团在州议会44席的六成强。

若卡立尊重议会民主制度,他就必须自动辞职下台,而非恋栈权位,造成一场不必要的州宪政僵局。如他自揣在州内深具民望,在无法取得原属政党的支持,他大可 脱党成立新政党或加入其他政党,再争取州议会多数议员加盟和支持,筹组新一届州政府或来届大选,带领新的所属政党,寻求选民的认同,东山再起。

取得民联支持即可换人

再说,有人主张民联要撤换大臣必须要在州议会对其提不信任案,如此才符合正式的罢免程序。此说明显有违议会民主常识,因为一般在州议会上提不信任案,是针对执政党州政府而来,目的是执政党倒台,州内阁总辞。

然而,当前的问题是,公正党党中央认为卡立不适任,因为他已经无法贯彻党的政治意志,所以主动要求换人,同时争取盟党同意。因为是换大臣,不是换执政党, 所以,大臣人选的更换,公正党党中央只要取得民联党团内部的支持和认可,事件就算解决,并无不妥之处,也符合议会民主制精神。这里援引国外的例子,以为佐 证。

澳日“躬身下台”的案例

2010年澳洲工党政府担任副总理的吉拉德挑战时任总理陆克文党魁的地位,陆克文因深知无法取得工党议会党团的过半支持,最终选择黯然辞职下台,让吉拉德接任党魁一职,并出任澳洲总理。政治实力不如人的陆克文,并没赖死不走,等工党在议会向他提不信任案,赶他下台才罢休。

三年后,陆克文(右图)在澳洲工党党团会议的党魁选举中,击败吉拉德,重新当选党魁。同样地,吉拉德也在随后立即辞掉总理职务,并向澳洲总督推荐陆克文代表工党出任总理。党选失利的吉拉德,也没有等工党在议会对其提出不信任案,才肯辞职下台。

同样地,1978年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预选中,败给挑战者大平正芳,败选的福田也没等自民党在议会上投其不信任票,才愿意躬身下台,而是 尊重党选的结果,自动辞职下野,让对手大平接任首相一职。所以,有人说民联要撤换卡立必须要在议会向他提出不信任案,根本是罔顾议会民主的政治政党运作的 经验常识。

党政分家的不可能任务

本地政党的组织架构和领导方式属外造政党,党的决策中心是议会民意机构以外的党中央,何且党中央掌握公职提名和分配的权力,多采由上而下的小圈子封闭式的 遴选模式。党领袖权力极大,造成以党领政,党政合一,是常态。在这样的政党生态下,外造政党在取得执政权,党的最高领袖必须是政府首长,如此才能党政同 步,党的决议、立场和政策,才能贯彻到施政上,党政沟通才能顺畅,有利协调政策分歧。

若非如此,只会造成党存在两个权力中心,往往会演变内部相互动辄争持不下。执政党中央的决策,落实不到州政府的政策上,州政府的政令,可以不理会党中央的立场,两者渐行渐远,貌合神离。

卡 立党内实力不足,却占据公正党最高层级公职,掌握大量政治资源,受党内实力人物挑战、觊觎,乃是权力政治的逻辑必然,政党政治的现实。过去,公正党党人自 豪于雪州政府做到党政分家,不过现在看起来,在外造政党的政党生态不变,党政分家可能会是不可能的任务,而当前雪州政治危机,恰是公正党党中央已经无法驾 驭卡立,卡立近期的各种举措仿若失控的火车头,所以,公正党党中央才当机立断剎车换驾驶。

慎重考虑党务改革可能

公正党这次撤换大臣的政治操作和角力过程,充斥着各种宫廷政治式的人事权斗和权谋,独不见任何清晰的理念和政策之争,更有甚者,对卡立最近各种引发争议的 施政,如水供合约、金白大道等课题,不论是挺卡立者或反卡立者,都讳莫如深,皆不愿公开摆在台面辩论,供民众检验,这让民联的支持群众,无所适从,也让公 正党形象受挫,严重冲击到民联的民意支持度。

民联或公正党内有识之士,应慎重考虑党务改革的可能,譬如带领或说服党的基层,接受党从外造政党朝内造政党的民主转型改造,党组织只负责日常党务(如党的 文宣工作、招募党员、小额募款等)和助选,党的政策、路线和政治立场,则是由各级民意机关的党籍议员组成议会党团所决定,议会党团选举一人为党魁,作为党 的实际最高领袖,若执政,则为当然的政府首长。

若 以雪州为例,民联雪州议会党团就以党籍州议员和地方议员为当然成员,由州议会党团选举出的党魁,则为州务大臣。如想让党魁选举容纳更多民意和代表性,亦可 学习日本民主党的选举党首的做法,党首选举人团除了党籍议员外,也纳入党的地方干部,且让地方素有清望的人士、非政府组织和党友等无党籍人士占若干比例。

党魁选举不定时举行,如大选败选后、现任者辞职下台和挑战者取得足够的议员支持票(如党魁选举人团的五分之一)要求举行等。党魁选举时,需举办参选人的政见发表会和政策辩论会,让参选人说明自己的政见和为自己的政治立场辩护,并接受他人的质询。

也许透过类似的党务革新,让州务大臣遴选过程公开、透明和制度化,可让民联或公正党重拾选民对其政改政党形象的信心。因为一个充斥着威权人格、家族父长制色彩的执政党是无法期待它能为国家建立起一个正常的民主政治制度。

作者:潘永杰,台湾政治大学哲学系硕士,现任职民间教育机构。

原载 当今大马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