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行贿谁贪污? 种族权势见分明!

Share Button

33

(林放评论)   从巫统失意的政客,不乏以种族主义的偏激言论叫嚣,期待在政治黄昏中让人看到他的夕阳,前新闻部长再努丁在任时毫无建树,如今他只能靠恶名也是名来哗众取宠。

这位骨子里对华族不具好感的狂妄份子,在其博文“行动党当卡立是叛徒的真相”原本评议卡立遭撤换的因由,直指行动党和公正党因无法从卡立获取经济利益,揭示行动党要撵卡立下台的动机是因为火箭的朋党商人无利可图。再努丁点到为止没说出口,就是换了大臣之后,就可以兴啊!发啊!

再努丁也许视行动党是华人政党,不惜咬定“华人是贪污严重的民族”,“是国内最大的贿赂者”。再努丁无可悻免遭到行动党、公正党和马华不约而同的挞伐。有的说他胡扯、有的说他极端种族、有的举例巫统的领袖也有不胜枚举的贪腐罪行。但没有人敢剖释种族之间行之有年的贿赂历史背景以及现实生活中产生的贪污现象的原由。

根据调查,警队和移民厅是贪污蛆蟲的滋生环境。如果再努丁说华人是“是国内最大的贿赂者”,那么,间接指控了超过90%的马来人公务员是贪污受赂者。由於心知肚明,巫统和伊斯兰党放过再努丁的言论,因为辩下去,马来公务员就会麻疯上脸,不知如何自处。

在大马,自从70年代新经济政策一面倒扶持马来人的经济地位和赐以特权和优惠,华商为了保住优势,初期以阿里巴巴形式利用马来人获取政府工程和合约,当时马来社会都明白这种互惠的贿赂关系。直到今天,仍有诸多企业必须有马来人为主的股权才会获得营运执照,华商若要分一杯羹从中取利,不得不施行贿赂以达到目的。

因此,即使反贪会常高喊肃贪,也只能视而无睹。政府的经济政策的倾斜,造就了企业界的贪污猖獗。如果要彻底铲除,除非调整经济政策在不分种族,公平竞争的框架内。但是,不论巫统,伊斯兰党还是公正党绝对不敢対65%马来人口动这种手术。也因此,贪赂的春药永远流传在权势之中。

各华基政党其实不必大力否定“华人是最大贿赂者”的评议,因为有行贿,也就有另一方面的人配合贪污,而实际上,华人一旦要使计贿赂,本身就是权益被掠夺的被逼受害者才出此计策。有人说,各种族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但共同的信仰则是钱财。不管是从职业上的收入还是恃权仗势的贪污,都是现实生活中的必然信仰。

多数人声色俱历痛骂贪污的时候,是因为本身没有这个机会,而这股声浪向来是在野党攻击执政党的武器,而且也让民心大叫痛快。但是,推翻腐败的人不久之后也取而代之进入贪污的染缸。民联执政的一些州属也开始滋生贪虫,有的人可以获取数以万畝的土地,有的人通过朋党拿下州內的发展计划从中牟利,大有大贪小有小吃。

政治有时是违背良知的魔术。以前,林冠英以撙节廉政为名,用旧的官车,但却在两个月内从一部日本车换了马赛地300型,还能自圆其说。以前,马华议员在州议会宣誓就任时戴宋谷,被行动党耻骂为出卖华族尊严。但是,如今崛起的火箭议员除了戴宋谷还穿马来人传统服饰,这种讨好,其实也是非物质上的政治贿赂,潜意识中或多或少为未来互惠互利铺陈关系。

再努丁的种族贪污区别论虽充满种族主义的情绪,但也间接点出事实的真相。华人在行动党摇旗呐喊“告别腐败”中无比的亢奋,但贪污总是轮班制,杀灭此方腐败的政权,其实是反方走向腐败的新路。

http://www.limfang.com/2014/08/blog-post_7.html

华人行贿谁贪污?     林放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