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租赁成风,有助屋价减压

Share Button

(温任平) 马云最近演讲,提及过去8年人们热衷于买车购房,而未来8年,整个市场会逐渐翻转,车子与房子都可以用租赁方式解决。未来人们关注的是干淨的空气、清洁的食物;空气、食物、保健是大生意。

2017年8月,马云宣佈进军房屋租赁市场,阿里巴巴联同蚂蚁金服,在杭州设立了首个全国性的智慧住宅租赁平台,纳入所有房源。无需付押,凭信用在网上每月付租金,恰恰敲到了多年来租房的症结所在。

一般来说,租户面对的问题有三:

1)“押一付三”(一口气缴付4个月的房租),甚至“押一付六”的剥削;

2)虚假房源:客户看中的房子,在带看时被告知那间房刚刚租出去,另外带去看较差或更贵的房宅单位,浪费租户的时间;

3)房东随意加租,撵走租户的暴力行为。承租人的权益普遍受忽视。

租户得用支付宝系统

因此当马云提出信用租房概念,微博与朋友圈一下子就刷爆了,大家都关心事态的发展。租户的芝麻信用达到650分,即可“押一付零”,每月交租即可,无须缴付“头期”,大大缓解租户的财务压力。

当然租户得用马云的支付宝系统,在“搜索”一栏进入租房平台,便可看到真实的房屋租赁单位。不存在虚假房源,“房源出租后自动下架,空出后自动上线”,房源信息化,避免黑中介的操作忽悠。免中介费。租赁双方都得面对信用评估,恶房东与烂租户的纪录都在信用租房的档桉裡。

2017年10月10日,马云宣佈中国8个都市:北京、上海、杭州、南京、深圳、成都、西安、郑州率先推展信用租房。估计约有100万间公寓单位参与这计划。在深圳,最低的公寓租金是每月100元人民币,最高的房租是1万8000人民币。

回来谈大马的房地产现况,国家银行的分析报告是,月薪3000令吉的购屋能力,只能负担17万5000令吉;月入5000令吉者,可负担28万3000令吉,这与当前的屋价动辄在50万令吉以上,中间的缺口很大。至于购屋者如何养家活儿,不在上述考量之内。

《南洋商报》在2017年年初的市场调查,随机访问了2720个21岁以上的公众人士。调查显示59%的人以负担不起为理由,今年无意(无力)购买房子。83%受访者表示只能购入价格不超过30万令吉的房子,22.4%的受访者,直言不讳他们只能负担10万令吉或更低的屋价。

损害国本有四大祸根

这样低迷不振的市场,房东与中介仍调高屋价来卖,近乎愚昧。房屋张贴与海报,上面的资料含煳;打电话给客户兜售屋子的中介,对客人的询问语焉不详。等到购买者前去现场,才发现自己看中的屋子已经卖完了,经纪另外推介的是一些较差或更贵的单位。这种情况与大陆租户面对的苦恼近似,真是天下杨梅一样花。

国家银行总裁拿督莫哈末依布拉欣在《2016年国行年报》出版作出汇报,损害国本有四大祸根,其中一项是屋价高企,人民购买不起房子。他提出推动租房市场以缓解当前形势。

其实租房已成为社会新形势。《南洋商报》的一篇特别报导《租房热潮成新蓝海》,叙述颇详。文章提到,屋价高涨,薪资不涨,无房族买不起房只好租房,85后少壮的一代是租房市场的主力,“现在的年轻人已跳脱出有房才有家的传统观念,大多数的年轻白领人士结婚后都不考虑买房,……数据显示,未来3至5年,60.25%的人会选择租房”。

60%的人不买房选择租赁,那是怎样的一个局面?不急。2018-19年很快就在大家面前展现。

原载《中国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