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不住在这里

Share Button
宗教膜拜场所,除了是信徒心灵寄托之处,是不是还能有更广泛,更有意义的用途呢?这是我每次在参观任何宗教或磅礴壮阔丶或雕工精细丶或摄人心魂的膜拜场所後,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2004年圣诞节翌日,南亚大海啸巨浪所掩盖之处,把地表上所有东西都摧枯拉朽的往海里拖。强劲的水道一波一波涌上来,那黑色的海水带着车辆丶建材丶尸体丶各种你能想像的东西穿过清真寺的圆柱,水从四面八方来,复从四面八方流去。
灾後,我们从第一批照片中看见,一大片的废墟,只有清真寺屹立不倒。门窗是损坏了,尸体与垃圾卡在圆柱边,一旦清理後,整座清真寺就是灾区里最坚固的建筑物,灾民们纷纷迁入,他们相信既然能抵挡过数波巨浪来袭,就算再发生余震灾难,清真寺也能庇护他们,无论是身理或心理上,都是一座能抚恤灾民,安定人心的避难所。
海啸如此恐惧,那时没有人会问来寻求庇护的灾民:你是不是穆斯林
2011年,泰国发生大水灾,那时我在专栏里引述泰国媒体报道,估计全国积累了1亿立方米,或相等於5000万头蓝鲸鱼体积那麽多的水量,正从泰国北部朝暹逻湾游去。“那麽多的鲸鱼要游进海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可是因为鲸鱼数量太大,河道相形之下太小,拥挤的蓝鲸鱼群们就挤啊挤的,挤到人类生活的乡镇城市里,挤到马路上,对人们的日常生活造成了严重干扰与排挤效应。”
很生动又可爱的比喻,对不对?那时,在诗丽吉医院养病的九世王普密蓬心系灾情,知道泰国的子民正活在水深火热中,一些地区的积水已经一个月了都不退去,爱民如子的九世王下旨:开放所有王宫行宫,让这些地势较高,没有被水淹掉的王宫成为百姓避难所丶指示王室安排灾民日常吃穿用度丶让非政府组织入驻王宫照顾灾民,为他们提供医疗义诊服务,务必让他们不受委屈。
那时,九世王病得不轻,宫务处不时通过媒体向人民发布陛下的病情,让一辈子都受九世王恩泽的泰国子民很是心疼。当5000万头鲸鱼那麽多的洪水,挤到了曼谷的昭披耶河,让位处河边的医院也开始积水後,我看到无数的百姓前仆後继,自动来到诗丽吉医院堆叠防水沙包。军警来不及做的,他们驾着皮卡车,载着沙包奔向医院,给医院筑起高高的防水墙。
“我们的爸爸就住在里面,他连王宫都给我们住了,我们绝对不能让这里淹水!”灾民笃定的说,我顿时湿了眼眶。陛下升天后,整个泰国为陛下流了10万毫升的泪水。
自从人类为信仰建立起膜拜场所後,不仅是人类与信仰对象最靠近的地方,随着时间长河的推进,宗教场所也被赋予很多角色与功能。我们知道,当祖辈下南洋後,都是“先建庙,後建校”,将家乡的信仰带来南洋继续供奉香火,寺庙,发挥了宗教丶教育丶体育丶旅游丶节庆丶红白喜丧丶经贸丶慈善丶避难收容丶医疗丶社会丶法制等精神及生活的方方面面主导与辅助功能,在社会上代表积极的一面,对建立和谐社会有着重要的功能。
这麽重要的场所,其中心固然是崇敬诸神的场合,但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依然是人。台湾八八水灾,佛光山将原住民难民们接到福慧家园避难:今年超强飓风艾玛龙击美国佛州西岸,佛光山奥兰多光明寺住持觉凡法师响应政府请求,打开寺门接纳民众来避难,法师说:灾难来临时,更多的人需要佛菩萨及佛法,有人来避难,我们要敞开心胸接纳他们,拿出我们最好的东西,奉献给来避难的人。
“我知道各位佛光人都有一颗仁和慈爱之心,我相信各位的心门有如光明寺的大门,都会真心诚意为这些想要或需要亲近佛菩萨及佛法的人,无私地开启。”艾玛狂啸怒吼的那一夜,光明寺是当地居民的避难所,没有人问来避难的灾民:你是不是佛教徒。
宏伟的宗教场所,不是众神居住的地方,祂们也不会住在那里,但在紧急危难时刻,寺院丶庙宇丶清真寺丶教堂丶道观丶乃至所有宗教的膜拜场所,那里有齐全的生活设备丶有大量的食物丶有宽敞的地方容纳,这些是足以拯救人命,提供维生需求的条件。
在灾难频仍的年代,各宗教领袖与宗教场所负责人,你们愿意随时容纳灾民,做好成为天灾避难所的准备了吗?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偶然间 心似缱‧作者:许俊杰‧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