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作业刻舟求剑

Share Button
( 杨善勇)还记得小六检定考试考题泄露之咄咄怪闻?不可思议的曲曲折折到底怎么发生?考试局领导出面解释,自辩一切的流程,已经遵照既定的標准作业云云。言下之意,说白了,不就是「我也想知道」?
但是,即便那样,眼下仍然何以出现严重的罅漏?可见所谓「標准作业」本身,其实並不標准,而且確实潜有破绽,乃至不怀好意的识途老马,得以伺机钻出一条意想不到的捷径。
可惜,官做得大,终究偏爱此道。房地產与保险经纪黄芝灵所经歷的,仍是这么一回事:车上载著帕金森症的老母亲,需以轮椅代步;万不得已把车子停在残疾特区;费尽唇舌向执法官员解释x3,仍然执意开出罚单……
惯用的行政手法
什么状况嘛?《东方日报》报道,檳岛市长慕娜说,「执法人员只是根据標准作业程序行事」;同时市政厅已为黄氏准备方便残疾者停车之贴纸,一旦递交申请,条件齐备,市政厅则会批示。
是是非非,虚虚实实不论,按照这一套说辞,自可觉察市议会惯用的行政手法。总而言之,越界违规,不管何人、何地、何时、为何,全要按章处置,先罚了再细说。標准如此这般,说来足以媲美机器人的运作。
没错,任何国家的地方政府,都確有一套规章;但是,不管程序如何,非常之事,总有破格的缝隙游刃其间。否则,灾黎当初必然需要一一填妥表格,才能获准入住大英义学园的伊斯兰祈祷室了。所谓官道之荒谬,正是如此。面向不標准的处境,仍然刻舟求剑地遵循標准的指南处理。要是如此,不知当初如何可以「贏得」乌克兰商人萨夫沃(AntonSavvov)的「欧洲商业协会」(EBA)之大奖呢?
原载《东方日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