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考命运谁主宰?

Share Button
(陈锦松)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有多少间?这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曾经多次困扰华社。从媒体的报导来看,有说60间、61间(计宽中古来分校),还有62间的(加计关丹中华)。现在应该很清楚才对。教育部长玛哈兹卡力1 1月2 1日重申,1996年教育法令已阐明全国华文独中数量为60所,如增建新的华文独中將违反该法令。
关丹中华中学是「独中」还是「私立国中」的爭论曾经使华社闹得不可开交,这已经是不需要再爭论的议题,重要的是如何修改法令,使关丹中华中学能明正言顺的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中学。当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自己打圆场,否认1996年教育法令规定不能增建华文独中。真相或许只有「一个」。马华唯一能做的,不是辨白,而是就如告诉华社增建华小一样,拿出增建独中的事实说明,不然总让华社看到又是「只有一里路」的假象。
代表华文身份认同
独立中学事实上是套上了「华文」的光环,才可能发动华人社会捐献,这是华人社会的母语教育情结,没有这个背景,是很难唤起社会泉涌的乐捐。
有趣的是,关丹中华既然是私立国中,学生是否可以参加统考,这是另一个问题。统考被解读是政府法令限制独中的「校內」考试,现在「非独中」关丹中华学生却参加了统考,那统考是否已经突围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考试」。或许国会议员可以向教育部长「求解」,如果教育部允许统考开放,那统考的对象將不在只限于独中生,校外考生也可以报考。
统考如果成为公共考试,是利是弊还值得探討。现在国际学校的林立,数量百间以上,早已超越独中总数,国际学校学生以英文为主,学生多报考IGCSE(国际中学教育普通证书),如果现在允许也参加统考,是否可以为统考增值,还是对独中现有的管理体製造成衝击?毕竟统考代表著的是华文的身份认同,包括独中生的教育形象与华文价值等。如果统考成了公共考试,这个身份认同是否会產生质变?
律师执业报考问题
统考的价值在于目前许多世界知名的大学都认可,涵盖欧美及中国等,学生升学的渠道完全没有问题,除了本地大学。现在统考生面对的是律师执业认证的报考问题,法律专业资格鑑定局最近不接受统考生报考,引起热议。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揭露,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突然更改报考律师执业认证考试(CLP)的报考资格,统考文凭已不被接纳及承认。
据报导,以往统考生只需在统考中考获至少5科优等(B),以及大马教育文凭(SPM)的马来文和英文科考获优等成绩,就可以在大学毕业后报考律师执业认证考试。目前规定,除了统考文凭之外,统考生还需有A Level文凭或是大马高校文凭(STPM)才可报考律师执业认证考试,此举对统考生衝击不小。
当然还有一种「怪论」,就是承认统考会抢大学名额。国民大学种族研究机构学者张国祥认为,华社不应支持统考获得承认,因为这將削减国中生进入本地国立大学的机会。他在今年4月在吉隆坡举行的「统考文凭爭议」圆桌会议上表示,统考生不忠于国家主流教育,而国中生为国家教育源流的拥护者,政府应当优先保障国中生的大学入学名额。他更抨击,那些独中生的父母不想留在国家教育源流,却又想享受国立大学入学资格,可谓相当「贪婪」。
当社会趋向保守时,有限的资源就会成为掠夺的对象。为限制律师的人数可以设置「门槛」,国立大学不承认统考也是另一个「门槛」。独中的优势正是被视为强大的掠夺者,阻止掠夺者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挡在门外。这或许就是张国祥的论调。
公平的竞爭一向被视为是创造社会进步的根本,捨本逐末,无视独中人才的外流,最终將付出的是「国家进步」的代价。土权组织表达对承认统考一事,绝不妥协。该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重申,如果政府准备承认统考,该组织將会与政府「开战」,包括告上法庭。
政治元素干扰
统考早已经注定不是简单意义的考试,它附带著太多的政治、种族、文化、语言等其他外在没有干係的因素。统考的政治元素太多了,是它无法承载之重。统考在来届大选也將继续成为美丽的画饼,曇花一现,满足华人社会短暂的喧闹与爭执,当大家还在看闹剧时,大选或许「轻舟已过万重山」,继续再等下一届大选的「再复製」。
1975年董总开办的统考,其命运40多年来磕磕碰碰、举步维艰,执政党单元的种族思维不改变,统考的承认问题恐怕是缘木求鱼,其实「换政府」与「改变统考」命运是息息相关的,但很多人还是没有办法理解。
原载《东方日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