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毒难道罪不致死?

Share Button
(朱笙鑫)在国际特赦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行动党的联手施压下,政府终于向国会提呈《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修正案一读,废除对毒贩实施强制死刑的刑罚。这难免令人担忧我国的毒品泛滥的情况会更加严重,并危害到国家的根本。
在我国《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 》39B条文下,任何贩毒,运毒或提供毒品,罪名一旦成立将面对强制性死刑的判决。
虽然我国对贩毒施以极刑,警方也马不停蹄的扫毒,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实例是,人为了高利润的回报还是不惜铤而走险。
从2014年到2017年,短短的3年间共有70万2319名涉及毒品者被逮捕。根据大马皇家警察提供的数据,共有2万1731名毒贩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39B条文下被逮捕面控。
单是槟城在2017年,大马皇家警察便捣破了几宗庞大的毒品案,如:
2017年1月6日,警方捣破住家式炼毒,现场起获555克冰毒,47公斤甲基油和各种化学物,总值约135万令吉。
2017年5月8日,警方侦破两年内最大炼毒厂,起获14公斤海洛因、40公斤冰毒、35公斤摇头粉、33公斤甲基油、20公斤咖啡因,总值约680万令吉。
2017年5月10日,警方逮捕一对情侣,在其住宅起获3.35公斤冰毒,125公斤咖啡因,总值约29万4500令吉。
2017年5月11日,破获住家炼毒,起获1.825公斤冰毒,5.2公斤液状冰毒,2.64公斤海洛因,总值大约190万令吉
2017年8月23日,警方捣破夫妻档毒贩,起获5.3公斤海洛因,7.89公斤咖啡因,总值约24万5300令吉。
2017年9月25日,揭发兄妹联手炼毒厂,起获7135颗摇头丸,2.1公斤摇头粉末,1.3公斤咖啡因粉末,总值约77万令吉。
以上各案件嫌疑犯如果罪成将没选择的面对死刑的唯一判决。
一个人一旦染上毒瘾,就会道德沦落,人格丧失,为了能购买毒品耗尽收入,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甚至作奸犯科的悲惨结局。更有不少少女失足涉及毒品,为了满足毒瘾,自甘堕落被不法分子操纵卖身。
试问总值约1125万令吉的毒品流出市场,会荼毒毁灭多少青少年的未来,致使多少家庭家破人亡?更有一些人为了5000令吉到1万令吉不等的报酬甘心为不法分子当毒驴,尝试带毒闯关。
一些完美理想人权主义者或许认为死刑是残忍的酷刑,不人道,不尊重生命和违反人权。笔者在想,那么因为被毒品危害,家破人亡,甚至丧失生命的有谁又能给他们第二次的机会?
以中国近代历史做为借镜,第一次鸦片战争(1939-1942)和第二次鸦片战争(1956-1860),当时的中国社会深受毒品鸦片所害,西方帝国运进一艘艘的鸦片货船,运出一艘艘的黄金。最后中国满清政府在非常恶劣的情况下打了败仗,被逼签署了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割让香港和澳门等地。
话说回来,我国向来奉行贩毒者死的刑罚,也有不少贩毒及运毒者罪成被正法。如果今天废除了死刑,缺乏了重典的嚇阻作用,未来的社会难免将面对更严重毒品泛滥的情况。
毒品不止对个人和家庭带来危害,也为社会治安带来动荡和骚乱。历史告诉我们,毒品更是动摇国家根本,使到人民无心就业,社会缺乏生产力,甚至使到国家无法抵抗外来威胁的因素之一。
我国政治人物不应盲目崇尚西方那一套所谓的人权而忘了国家现今依然面对的威胁和挑战。
毒品是国家和全民的公敌,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废除贩毒死刑将让一向守护这片国土的法律出现缺口,而这缺口恰好存在足以颠覆国家根本的风险,试问热爱这个国家的国民,这本末倒置的做法划得来吗?
原载《光华日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