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网络中立性

Share Button

美国在11月迎来了一场网络自由危机。由该国总统特朗普任命的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主席派伊计划废除美国人所享有的网络中立性(NetNeutrality),成为全民甚至全球公敌。

这项在前总统奥巴马时代所通过的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法规表明,在开放的网络平台上,人人都享有平等待遇,网络服务供应商不能针对不同的的访问内容,来限制用户浏览特定网站的速度。

简单举例,就是网络服务供应商不能因为收了A网站的钱,而让网民在浏览没有付费的B网站时网速变慢,而想要以正常速度浏览B网站的网民,就要额外付费给网络服务供应商;若达成条件上的协议,甚至还能拖慢或完全禁止没有额外付费的用户浏览竞争对手的网站。

在网络已成为开放空间的今天,这几乎等同於在一个公共场合限制公民的人身和思想上的自由。

网络空间将不再有公路,只有一条又一条的私人收费大道。

虽然马来西亚没有类似的法规,因此没有遵守与违反该原则一说,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应该去主动争取网络中立性,因为一些通讯服务公司所提供的“特定网站免流量”配套,某程度上正在和网络中立性渐行渐远。这个灰色地带的扩大,当中比较令人担心的,除了网速丶费用上的直接影响,还有人民言论与思想狭窄化的担忧。

没有网络中立性,一个单位或机构就能抓紧一般用户不想额外付费的心态,用金钱买通网络服务供应商封杀其竞争对手的网站。而有资本的网站经营者小至社媒,大至政党;如果一个富裕的政党和某家网络服务供应商达成交易,在协议的条件下限制用户通往政敌发布讯息的平台,将开展出许多让阴谋发酵的空间。

一旦我们能免费浏览的网站越来越单一,能自由接受讯息的管道越来越狭窄;当人们失去许多现有的网络自主权,被迫向资本主义屈服的时候才来借鉴美国的案例,想必为时已晚。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记者Apps‧作者:陈勇成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