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贴政策急转弯

Share Button
尽管经济数据亮丽,马币兑美元也破4,但是近期的经济情况却偏离政府定下的目标。
首先是政府立志减少津贴的政策出现U转的迹象,比如内阁日前批准了一项提高补贴来降低必需品价格的计划,预料政府将补贴30项消费品如白米、食油、白糖、面粉等。
原本增加补贴协助人民减轻生活负担是一件好事,不过政府之前就是因为各项津贴的开销太大,为了改善财务,才实施津贴合理化措施,包括废除白糖、25公斤庄面粉、食油、汽油及柴油的津贴,现在却走回头路。
事实上,在去年10月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政府就拨款39亿令吉充当物品及交通补贴,毕竟大选近在眉睫,国阵也担心生活费问题会影响选情。
消费税是双刃剑,好处是能够及时舒解政府因油价暴跌陷入的窘境,坏处是造成物价上涨,减少人民的可支配收入,最终导致市场淡静,商家叫苦连天。
去年12月,有代表在巫统大会上提出人民面对沉重生活压力的问题,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长韩沙再努丁在大会总结环境中披露,首相纳吉采纳代表建议,答应设立生活费行动国家理事会,探讨物价上涨原因;首相也同意每个月定期举办大平卖活动,让消费人购买比市价更低的货品。
显然的,政府在征收消费税之前没有考虑到它将带来的后果,所以临近大选,才对津贴政策大转弯,希望减缓消费税的冲击。但是,消费税及物价高涨却加深贫富悬殊,这才是最棘手的问题。
贫富鸿沟很严重,有实例可以佐证。来自霹雳木威马来甘榜的一对巫裔年轻夫妇,因丈夫失业,没有钱交租,结果与6名孩子流落街头。砂州美里一家三口,由于生活困苦,被逼在公园的残障人厕所栖身。
根据国家银行及其他机构的调查,超过75%受访者无法拿出1000令吉来应急。一旦失业,有32%马来西亚人的积蓄只够一个星期的开销。
此外,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三苏丁预测今年可能有逾5万人被裁退;就业保险计划(SIP)生效仅4天,就接获42名失业者的申请,估计今年将有5万7282名失业者获得援助。大马缺乏社会安全网,穷人在生活压力下,如何快乐生活?
第二个无法达到指标是零赤字目标。第二财长佐哈利指出,政府原本计划在2020年达致财政平衡,但最迟至2023年才能达到零财赤目标。
延迟两三年才达致收支平衡,也意味着国家债务将上升,未来数年,政府还须严厉追税,减税的事情是想都不要想。
其实,行政开支过于庞大,去年公务员的薪酬及退休金就高达1220亿令吉,再加上津贴再度走高,经济学家根本不相信政府能够在2020年取得收支平衡。
不缩减公共支出和公务员人数,消费税也无法弥补政府的资金短缺,因为消费税款无法追上薪酬逐年增长的幅度。
津贴合理化与消费税政策曾获得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赞誉,这是外界逐渐恢复信心的原因之一,马币也因而走强,因此政策不能摇摆不定
政府在未打好经济基础的情况下,就实施消费税,结果引发民怨及通货膨胀,为今之计,只有设法提高人民收入、抑制物价,同时改善自己的财务状况,不要再向民众及商界的荷包开刀,才能让消费税软着陆。
经济与政治有时存在矛盾,搞好经济体质,可能在政治上不受欢迎,但政府必须懂得拿捏,一再U转不是办法。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风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