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的经济挑战

Share Button
本周汽油价格又上涨了,全球地缘政治不稳,朝鲜日前发射飞弹,伊朗在另一厢爆发示威,刺激国际原油价格高居不下,甚至有专家分析,如果伊朗动乱无法平息,原油价格有可能走扬至每桶100美元。
距离农历新年到来,也仅仅1个多月而已,每逢佳节民生用品价格走扬,已成为理所当然的事。但在以前物价会在佳节后,逐渐恢复至一般水平,但个人对于这情况不太乐观,原因是大马生活费用有增无减。
除了原油价格高企外,政府为了减少国内商家对外劳的依赖,规定商家必须承担外劳的人头税。举目望去,国内餐饮业、建筑业以及制造业都是由外劳所包办,相关人事成本增加,最终由谁来承担?当然是消费者呀!
国内经济成长,通膨不完全算是坏事,但若太快则反过来会影响大马经济永续成长,同时民众也必须承担更高的生活费。
政府为了减轻人民负担,宣布在今年减免部份人士2%所得税以及派发一个大马援助金(BR1M),前一项政策是减轻中等收入群体负担,后一项则是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
不过,事实上2%所得税减免,也只能让中等收入者,平均每个月多出几十令吉收入而已,而一马援助金则足以让国内弱势群体免断炊之忧。
政府虽然已经祭出一些“治标”的抗生活费高涨政策,但“治本”的手段却不太清晰。国内经济主要还是依靠大型基建工程推动,所产生溢出效应提振,我们的经济模式尚未转型。
随着马币复苏,大马出口利多也逐渐消散,以往可以靠马币贬值赢得订单的公司,竞争力若没有提升,为客户提供更多附加价值的服务,他们将在今年面对重大压力。
尽管政府目前大力推动数码经济,在去年也推介了数字经济自由贸易区(DFTZ),但国内仍有相当大一群人对如何踏入数码时代仍一窍不通,政府应该加大培训和宣传力度,协助传统产业转型。
关于数码经济转型,我们看到许多身穿光鲜亮丽服装新创(Start up)企业家,他们了解如何包装自己的生意点子,让风险基金大佬投资予他们尚未真正获利公司。
这当然不是坏事,只不过政府在致力培养“独角兽”(估值10亿美元以上没有上市的公司)之余,别忘了真正支持国内商业运作的是这些传统业者,如果他们无法取得成功,大马经济也无法走得更远。
走笔至此,新的一年确实挑战重重,本人也不想触读者霉头,但当个说实话乌鸦,总比只是说谎报喜的喜鹊来得好。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记者Apps·作者:傅文耀·《星洲日报》财经记者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