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法官续蒙冤?

Share Button


敦马哈迪最近声称,愿意为本身从政以来尤其是掌权长达22年期间所曾犯下的任何错误(若有的话)作出“不等于认错”的道歉,并一再表示各界可对他的“道歉”到底针对哪件“错”事或“坏”事任意诠释,但这位前首相至今显然仍拒绝对30年前他所展开的“茅草行动”,还有……负起责任。

现为土着团结党兼希望联盟荣誉主席的敦马,日前再度否认他是1988年革除时任最高法院院长敦沙烈阿巴斯,进而引爆当年轰动国内外一场司法危机的祸首;他甚至扬言敢于踏入清真寺,以可兰经宣誓他绝对没有涉及其中。

时任总检察长阿布达立和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相继力挺敦马,尤其是阿布达立佐证敦马的“揭秘”,即时任国家元首苏丹依斯干达(现任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的亡父)谕令革除沙烈阿巴斯,而敦马仅是遵守陛下的指示行事,设立仲裁庭对这位大法官所面对的指控进行调查与裁决。

据知,官方当时给予革除沙烈阿巴斯的理由,是他在马来亚大学发言批评政府像对继子般对待司法体系,他也被指责欲在我国推动伊斯兰法。

但根据敦马所指,当时沙烈阿巴斯因不满苏丹依斯干达的行宫装修工程发出噪音扰民而呈函投诉,并把副本转发给所有马来统治者,结果触怒陛下。

敦马指出,为了避免牵涉到依斯干达陛下,阿布达立当年就利用敦马的名义发出革除沙烈阿巴斯的指令,而敦马之所以没有干涉,乃因旨在维护陛下的清誉。

儘管阿布达立透露他当时曾看到陛下谕示敦马革除沙烈阿巴斯的亲笔御函,但他否认冒用敦马之名义,俾让陛下不受牵连。

如今在此争议中站在敦马一边的再益依布拉欣,曾在《我也是马来人》一书中不认同沙烈阿巴斯被革职是因为他触怒苏丹依斯干达所致,因为陛下不可能凭个人理由而这麽做,况且陛下应可在真相釐清后而息怒。

记得阿布达立曾于去年7月揭露,时任首相马哈迪在国会修宪以撤除最高法院的绝对司法权,一众最高法院及高庭法官开会讨论后,议决由沙烈阿巴斯向时任国家元首呈函投诉行政机构“攻击”司法机构,讵料引起苏丹依斯干达的不快,所以阿布达立归咎法官们引爆1988年的司法危机。

敦马这回“爆料”不知会否再度触怒柔佛王室,进一步恶化彼此的关係。

沙烈阿巴斯被革职牵涉巫统权斗

摆在国人眼前的历史事实是,沙烈阿巴斯及另5位法官阿兹米、尤素卡德、旺苏莱曼、旺韩沙和佘锦成被革职或调职,乃至掀起司法危机,相当大程度不能孤立于当时爆发的巫统A、B队高层权斗,而巫统甚至一度被法庭判为不合法组织(沙烈阿巴斯坚持召开最高法院九司会审巫统的上诉,此举被视为埋下他难逃被革职厄运的伏线),以及仅以42张多数票挫退东姑拉沙里的挑战而保住巫统老大的马哈迪陷入执政困境这个大时代背景。

再益在《我也是马来人》一书中透露,当时他曾建议沙烈阿巴斯最好提前退休和接受高层安排来掌管其他职位。这并非是因为针对他的指责是合理或对错的问题,而是知道一场大型的政治斗争已在巫统爆发;他还告诉沙烈阿巴斯,不需要成为当时巫统政治斗争的牺牲者;他说“我不想见到沙烈阿巴斯被政治领袖践踏,但他决定和政府对抗,而历史告诉我们过后发生了什麽事。”

历史事实岂能轻易被扭曲,也不容敦马选择性记忆所谓的真相,曾被再益形容为悲剧的沙烈阿巴斯及另5位法官遭遇以及马哈迪政权破坏司法独立,导致我国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委实不应被人为製造成“罗生门”式的历史疑桉。

文/刘汉良 光明日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