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小生减少 应从内在变革做起

Share Button
上个月参加媒体论坛时,与会者在交流环节探讨纸媒读者流失的问题,我一时口误把其中一个原因说成华裔人口(少说了比率二字)下降,引来一个大叔颇为激动的抨击,直指华人人口何来减少。我没把大叔的过激反应放在心上,也未介怀他当时过激的语言,倒觉得这种看起来是让一般人不能理解的行为,其实也带出某种特殊的讯息。
数天前,报章刊登华小学生人数5年就减了4万人,大叔当时的反应顿时浮现在我的脑海。这种反应或许可称之为是习惯性思维带来的本能反应,面对质疑或是被提出与自己看法相左时,不是先沉住气思考,而是本能地提出各种理由辩驳,更不是正视问题,再进一步探究问题的根源所在。
好比谈到华小生5年减少了4万人,大家很自然地认为这是受到是少子化的冲击,以及私立或国际学校抢人等。当然,这两项确实是导致华小生减少的表面原因,但从私立或国际学校被指“抢”学生的现象来剖析,更深层的原因恐怕是家长对华小,或者该说是对大马的教育政策失去信心的一种体现。如果大马教育让人充满自信,何来“抢”的能耐?
也不仅是华小生减少,我向砂拉越一些独中校长了解得知,今年的新生人数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与去年相比,落差甚大。造成新生剧减的原因,相信也不止是经济不景这单一因素造成。
若说,能上私立或国际学校的孩子皆来自非富即贵的家庭,那只是主观的认知,必然不是事实的全部。华人有一句至古名言:“再穷不能穷教育”,描绘的是老一辈的人哪怕是紧衣缩食,也要咬紧牙根让孩子有受教育的机会。现代人,尤其是被形容是精打细算的华人,经济压力带来的重轭让年轻一代对生育计划也不得不三思,以致有了优生优养的说法。也因为少子化,家长对子女教育的重视更胜下一代,强调素质教育。家长不但不希望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更盼望在自己可以看见的未来,先为孩子铺设一条他们认为可为孩子装备知识和储备竞争能力的可行之路,故此家长以谨慎的态度为孩子选择学校,其实也是抱持“投资教育”的心态。
教育是穷则变,变则通。以前,华人子弟选择上私立或国际学校,还可能招惹崇洋或是放弃民族文化之根的恶评,但如今私立或国际学校既投家长所好,更善于掌握华文因中国的崛起而地位迅速攀升的机遇,不但提供华文课,有些学校甚至把它列为必修科,这促使以往纠结于上私立或国际学校等于让孩子失去学习华文的家长顿时能搁下心头的包袱,放心弃选华小或独中。
私立或国际学校不是完美无缺,尤其在大马,在一般不是采用如英美国家教育模式的私立或国际学校,孩子同样得承受课业和成绩的压力,唯它们的优势在于提供孩子学习英文的氛围,更有弹性和多面的教学方式,功课肯定不比华小多。至于华小,能立足到今天必然有它的优势所在,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土著子弟争相报读华小(但这又衍生出一些乡区华小必须靠土著学生支撑才能生存的畸型现象),但华小毕竟是属于国家教育体制的一环,必须跟随教育部的方针而走,而华小又普遍予人课业压力,学生个个被训练成考试机器的印象,因此要克服华小生流失的问题,根本的做法还在于教学的转型,包括教学法更灵活,突破传统的框架,激发学生的思考和创新能力,而不是一味把学生训练成应付考试或只靠死背硬记作文的机器。应对挑战,必然需要从内在变革开始,教育也是如此。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绵里藏心·作者:何俐萍·《星洲日报》砂州高级新闻编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