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寄望中存疑

Share Button
对於马哈迪,我们只能在寄望中存疑。摒除所有的冠冕堂皇之辞,掏心掏肺诚实面对:没有人不防着他,包括同席而坐的希盟头头们。
设想,有一天马哈迪重登相位,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会是甚麽?是立马启动国家改革,或是极力索回失去的个人权势?这也就是我们对马哈迪寄望之馀,还得保留一半的疑窦。
这一半的疑窦有甚麽用途?坦白说,我不认为对他有用。以马哈迪这样的枭雄,一旦站在权力巅峰,飞龙腾於九天,不可能屈於人下。他从来在政坛上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完全出於自己的利益判断,而非受宥於别人的要求或承诺。
这是一点存疑,我们要用来纵观整个马来西亚的时局,我们对於政治的关心,不是5年一次的大选,随着“印尼咖喱”的口号一鼓作气,就能了事。成了,该如何?败了,该如何?我们缺少了慎密思量,对於政党的持续表现丶持续成长加以严视监控。
这就是505之後,你没有看到希盟明确定下5年大计,更多的是在吵吵闹闹丶立场反覆之中虚耗光阴。不要耻笑国阵总是等到大选来才来忙着修路,无论朝野,只看一时之人比比皆是。
马哈迪回锅,是希盟的一场政治豪赌,无论成败,所暴露的隐忧有三:一丶只看重改朝换代,不择对象。在野党对於“改朝换代”的极度渴望,对於吹捧出来的领军的人物应允怎麽样的一个未来,只求选民给予一呼百应的支持,而没有太多坦诚与共的讨论。
翻开《三国演义》,东汉末年的权力更迭有如走马灯,有志之士病急乱投药,你迎来的救星是曹操实属万幸,迎来的是董卓,那就是一个失控的局面。谁能评估,谁能稳住马哈迪二度拜相後的局面?在希盟之中,难找到一个有说服力之人。
二丶只看重手段,不重视立场。坦白说,行动党算是一个大胆进取的政党,在必要的时候,敢於选择和以往的敌人抱在一起。无论是伊斯兰党,或是马哈迪,这敌友的关系,曾经骂到那样的恶毒,好的是时候又是一切可以忘却洗白,反覆之间让人眼花缭乱。再者试问,此後行动党还会支持立案调查马哈迪时代的弊案吗?永不见天幕的政治交易,这才是政治沉沦的黑洞。
三丶只看重权力更迭,不重视政治思维的更替。马哈迪二度拜相之後,我们迎来的还有谁?
慕尤丁丶慕克力,不就是另一个巫统?国家会有怎样的新局?一切在“倒纳吉”的口号之中被掩盖了。我们政治新血在哪里?纵然换了政府,还是熟口熟脸的这一帮人,最终到底是换了甚麽?
再附加一点:依着希盟目前的成员阵容,无论此次大选是输是赢,离离合合丶吵吵闹闹的局面绝对少不了。
每到选举,人人大喊“选民是老板”。而事实上,个人更真实的感受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甚麽时候,选民才能真正成为老板,大声告诉政党甚麽是想要的丶甚麽是不想要的,而政党就得乖乖从命?真要有这样的一天,从现在开始,就抱持着那麽一点对政党的存疑,你可以支持他,可当他说916变天,你可以指责他车大炮;当他说加影行动,你可以痛骂荒谬;当民联短命瓦解,你可以怒斥无能;当他推出马哈迪,你可以坦然责问:能不能有其他人选?
为了改朝换代,你或许愿意投一张选票给希盟,但过去的那种摇旗呐喊已经不复还了。选情难测,无论是含泪投国阵丶含笑投希盟,又或是你不投票,一切的结果得由国人集体承受,届时是好是坏,我们只能於时局立定脚跟,继续向前看。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本报特约‧作者:沈明信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