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运分子应该从政吗?

Share Button
上个星期,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员旺赛夫宣布离开他9年前创立的独立智库,并加入土著团结党。这周,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宣布辞去主席一职出战来届大选,并将以希望联盟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
自消息宣布以来,大家就玛利亚陈选择辞职并加入政坛的举动是否正确的决定做出许多辩论。这并非社运分子加入政坛的首例。在第13届大选时,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就代表行动党出战文冬国会选区。同样的,在2008年大选,我们看到黄洁冰,蔡添强和西华拉沙出来竞选。
总的来说,问题就是,社运分子是否应该从政?当一名维权分子成为政治人物时,他将失去和得到什么?
这可以有优点和缺点。玛利亚陈做出了个人的选择,并明确表示她将辞去净选盟主席一职并参与竞选。然而,她的决定并不能阻止人们质疑净选盟的公正性。当这个消息刚刚爆发时,它立即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并质疑她的行动。
但一名社运分子变成政治人物,它可能是社会的损失,但在另一方面可能是获得。对于净选盟运动来说,没有人会预料到在2007年,会有如此多的人出席首次举行的抗议活动。如果我们回顾净选盟成立的历史背景,它是在反对党和公民社会力量下产生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第12届大选发生了意料不到的政治海啸,还有几位社运分子,如黄洁冰和蔡添强在上阵的选区获胜,并成功守土至今。
但发生这种情况时,它有各种不同的效应。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赞成维护人权的社运分子站出来成为人民代议士。它可以给人民更多的希望,一旦这些人成为决策者,他们可以进一步推动改革。另一方面,以大马的情况来说,我们有相对较少的社运分子。这些前线的社运分子是加强公民参与并培养年轻一代的资产。
我记得在2015年,当时的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决定要加入行动党。当时,我在为一家现在已不存在的新闻网站写了一篇文章。与玛利亚陈做出的决定类似,很多人对他加入行动党持有不同的意见。当时,尤其是对行动党的领导和党员来说,那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因为沙末赛益能够吸引更多族群,尤其是马来人,来支持这个以华裔为主的行动党。
今天,社运分子比以前得到更多的关注,这也是一个好兆头。他们被视为榜样,有时更被视为英雄。这导致一些社运分子在经过长期民主斗争后,将视线转向参政,并最终决定成为政治人物,以通过成为国会代表实现改革的理想。
我国必须在2018年8月前举行大选,在此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社运分子或知名人士加入政坛,以期从内部改变制度。我并不认为,玛利亚陈参政的决定会影响净选盟的独立性,因为她会辞去净选盟主席一职,在另一方面,我也坚信,在动荡的经济和政治时期,我们总是需要强大的公民社会,以实现社会正义和监督所有机构。
话虽如此,如今大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不仅需要优秀的政治人物,我们也需要优秀的社运分子。毕竟,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都需要两者的参与。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异议萌芽·作者:邱颖慧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