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定应对物价高涨的良策

Share Button
第二财政部长佐哈利在国会的言论,令我大吃一惊。
佐哈利给我的印象一向不错,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说了一些不合逻辑的话。
首先,他说,马来西亚人出国的花费逐年增加,2015年为410亿令吉,但2016年和2017年已经增加至近460亿令吉。“如果我国经济不景,我认为人民不可能有能力出国。”
我听了大为傻眼,怎么堂堂一个部长能说出这么武断的话。能出国就代表经济好?我想告诉佐哈利,事实不是他想得那么简单。在出国的背后,有的人身负卡债,有的人没有给父母家用,把钱全部花在自己身上,有的借了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迟迟不还,有的宁可做月光族或年光族也要出国旅行,有的甚至是啃老族。好一点的有在公司得不到公平的报酬而需身兼数职,早上上班,晚上做电子召车司机,有的省吃省用,只为了实现一年出国一次的小小心愿……佐哈利到底知不知道,3000多万的马来西亚人民,经历过什么?
即使佐哈利身居高位,不知民间疾苦,他也应该看到许多公开的数据,包括一旦失去收入来源或失业,有32%的马来西亚人的积蓄最多只够一个星期的开销、超过75%大马人承认要马上拿出1000令吉来应急有一定的难度、38%年轻人依赖个人贷款来过活、47%大马人则通过信用卡借贷的便利过活(资料来自国家银行联合其他机构展开的问卷调查)。
另外,财政部副部长奥士曼阿兹去年也在下议院说,从2017年1月至9月,我国共有370万名信用卡持有人,当中因拖欠卡债而宣告破产,年龄30岁以下的年轻人共有9位。佐哈利应该也知道,截至2017年9月30日,共有41万500名国家高等教育基金的借贷者从来没有偿还过一分钱,许多雇员公积金局会员使用公积金来偿还高等教育贷款。还有,据汇丰银行退休生活系列报告,依然有10%的婴儿潮世代没有储蓄退休金的习惯,而X世代则有12%,至于千禧一代则有高达20%是没有为退休做储蓄。
我希望佐哈利知道,人民有钱出国花费不一定意味国家经济很好,不排除确实有些领域的人士能够分享到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但很大一部份的大马人能拿出钱来出国,是因为没有做好退休准备,没有足够的储蓄,以及只着眼于即时的满足。
除了“出国论“以外,佐哈利日前在下议院受到诚信党沙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的质询时再一次显示他不知民间疾苦。他说,卡立沙末成天说人们投诉物价高涨,那卡立沙末能不能具体说出哪些东西涨价了。卡立沙末那时回答甘望鱼、食用油,我现在也可告诉部长先生,农历新年一过,蕉赖一碗汤面刚起了一令吉,安邦的酿豆腐每件起30仙,八打灵再也茶餐室一碗普通的粉也要9至10令吉。敬请佐哈利和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长韩沙再努丁视察民情,为人民谋划应对物价高涨的良策。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今绮言曰·作者:万绮珊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