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假新闻法令的隐忧

Share Button
大马通过了新的反假新闻法案,此举引来争议。打击假新闻的法案有利也有弊,加上选举在即,此法案又偏偏在国内争议浪潮中仓促通过,这令人质疑新法案的推出含有政治意图。
假新闻一词源自於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痛斥在选举期间,对手把假新闻作为打击他的武器。他就职总统後,他自身也被怀疑在选举时受到俄罗斯助他一臂之力,俄罗斯利用假新闻攻击他的对手。有关当局对此事展开了调查,至今还未有结果。
除了美国,极力打击假新闻的国家遍布欧洲和亚洲,包括法国丶菲律宾和新加坡等。大家开始明白到假新闻对国家带来的风险,它能激起民怨,影响选举结果,破坏社会和谐。在法国选举期间,有新闻指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在海外秘密持有银行户头,他谴责这是对手利用假新闻打击他的名望。
除了政治以外,假新闻也会对个人带来负面影响,它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迅速散播。假健康资讯引人走向错误的生活方式,损害健康;假经济消息导致人们做错误的投资决定,最终血本无归;假新闻能误导人群,对人们灌输不正确的思想。
因此,打击假新闻是明智之举。
但打击假新闻也有许多挑战,虽然美国痛恨假新闻,却没有特别立法应对。其中一个原因在於难以给假新闻一个准确的定义。未证实的新闻不代表它虚假,许多丑闻被媒体初次报道时,都缺乏全面的证据,但这些报道却是揭发犯罪活动的关键。负面新闻也可以是真实的,它们提醒众人危机的来临,避免他们掉入万丈深渊。
如果拿捏不了一个准确的定义,反假新闻法很容易变恶法,可以被利用来排除异己之见,压迫言论自由。
印度上周刚刚撤回了新出炉的反假新闻法令,新法只生存了24小时,就因为人民强烈反对而被废除,反对的原因正如上所述。
大马把假新闻定义为“全部或部份虚假的新闻丶资讯丶资料和报告”,本地和国际媒体皆批评此定义过於广泛,内容模糊。因此,人们对此新法令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即使能给假新闻找出一个精准的定义,执法也有难度。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如果人们把新闻一宗宗地呈上法庭审讯,恐怕劳民伤财,成本高利益少。据报道,这是法国在立法打假新闻的过程中面对的一大挑战。再者,互联网上的假新闻网站多不胜数,背後是一堆空壳公司,这些公司分布全球,要把它们绳之以法实在难如登天。
大马的反假新闻法涉及严厉处罚,不但罚款,还要监禁。在假新闻定义模糊的情况下,即使是做真新闻,也难免会感到压力。如果新闻媒体被逼明哲保身,只要是牵涉权贵的新闻,就抱有不报好过报的心态,社会将错失宝贵的资讯。最终,媒体也会失去公信力,这岂不是在为社会文明开倒车?
相比一些国家的打假新闻法令,大马法令的惩罚更重,牵涉的范围更广。法国计划给有关当局在选举期间冻结媒体执照的权力,并指定社交媒体提供广告商的资料,对象是散播假新闻的媒体和非法组织而不是民众;印度的法令惩罚的对象是散播假新闻的媒体人;大马的法令连同做新闻和转载新闻的人一并惩罚。大马的新闻自由指数在全球188个国家里排名144,已经属於“新闻不自由”,此新法不但对新闻媒体雪上加霜,甚至会冲击社会言论自由。
打击假新闻有很多方法,谷歌和脸书等社交媒体开始利用人工智慧过滤新闻,杜绝假资讯。教育人民如何分辨真假,所谓谣言止於智者,这些都是根治问题的良方。很多时候,立法打击假新闻,不但不能将造假新闻者绳之以法,反而会打压正规的新闻媒体,此举适得其反。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微观时事‧作者:张晋玮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