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不敢争做霹雳州大臣 马来领袖梦碎只能当花瓶傀儡

Share Button
(陈江河评述)早前已经流传霹雳州行动党将会派出年前加盟该党的宪法专家拿督阿都阿兹巴里在霹雳州上阵,以便万一希盟赢得霹雳政权,该党就拥有自己的火箭马来州议员出任州务大臣职位,避免重蹈覆辙,上演3.08大选民联执政霹雳州后,火箭因为没与马来州议员而煮熟的鸭子白白送给伊斯兰党,让尼查捡到宝。过后,行动党一直耿耿于怀,霹雳州及雪兰莪火箭早有预谋物色像样的马来领袖打州议席,为推出火箭自己的州务大臣铺路。但雪州火箭预料不敢跟公正党争大臣职位,霹雳州因此成为该党的目标。
岂料上述阿都阿兹巴里在霹雳州上阵的消息传出后,却没有行动党领袖敢大大方方证实该党的火箭大臣计划,似鬼鬼祟祟。林吉祥最怕火箭被指在希盟做老大,于是赶紧出面澄清,说宪法专家拿督阿都阿兹巴里确实将代表该党在霹雳州上阵,惟该党并未谋求霹雳州务大臣职位。他说“一旦希望联盟夺下霹雳州政权,大臣职位可由希盟任何成员党来担任,但不会是来自行动党。”
原本令人引颈长待的火箭大臣计划,就这样被辱党丧权的林吉祥腰斩了。大选还没投票,谁赢得霹雳州最多议席还是未知数,霹雳州行动党就未战先投降,可见行动党碍于政治现实无法实现华人霹雳州大臣也罢,现在火箭有了一个很有资格当大臣的马来宪法专家,林吉祥却不敢争取由火箭来出任大臣,这不是自我边缘化,同时向马哈迪的种族主义及以马来人为优先的慕尤丁低头吗?
林吉祥说,这是巫统在选前制造马来社群恐慌的手段。为何马哈迪无法消除马来社群的恐慌?难道连马哈迪及慕尤丁也不能接受有火箭的马来议员出任霹雳州大臣?
如果希盟赢取霹雳州政权,预料火箭仍然是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其他混合区及马来区则由公正党、诚信党及土团党均分,任何马来党也无法独大,单一马来党的议席更不可能超越火箭,行动党其实可以名正言顺争取由该党担任大臣。但已经乖离“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原则的林吉祥,已经成为“马来人优先”论的信奉者,不再谈不分种族,不分肤色的多元种族政治,成为不敢当家,也放弃当权的马哈迪傀儡。
林吉祥辩称“行动党的立场已非常清楚,我们尊重霹雳州的宪法,不会争夺州务大臣的职位。”州宪法有列明行动党的民选穆斯林马来州议员也不能当霹雳州大臣?是哪一条?林吉祥应该向人民交代清楚,不要拿霹雳州宪法来为火箭辱党丧权找下台阶。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强调,若反对党在来届大选改朝换代成立新政府,行动党不会主导整个新政府,更不会争取让行动党人选及华人担任首相。除了行动党不会主导整个新政府,也放弃主导州政府,不会争取让行动党人选及华人担任首相,也不敢争取当副首相,现在即使行动党有马来州议员适合做大臣,林吉祥也宣布火箭不敢要,那么行动党寄人篱下,什么重要职位都不敢争,不敢要,火箭还剩下什么?
只满足于做一个槟州的终身首席部部长?这个党还有什么前途?马来领袖在行动党还有什么前途?不就变成一个屈服于种族主义的地方性政党了吗?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