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沒得救

Share Button

(张木钦)潜藏多时的前朝遗老一个个冒了出来,也许受到敦马感召。据说敦马已经悔过,洗心革面了,可能因此带动一股旧臣悔过潮,纷纷出来戴罪立功,拯救国家。

还有两个人没有悔过,拉伯就是其中一个,他叫大家投票要理智,小心那些同床异梦只为争夺政权的政党。

姑里更有趣,他说老马当年做的坏事,如今却推给纳吉承当,这叫黑狗偷吃白狗当灾。

人民老闆开出的条件实在太优厚了,过去不论做了什么坏事都可以一笔勾销,只要现在做对的事情就可以了,过去贪了多少没关係,只要出来捉现在的贪官就是救国了。

我猜想韩国人看来一点很迷惑,捉贪不是捉了一朝又一朝的吗? 由前朝捉今朝而放过前朝,那怎么能够清理历史?

我们的智慧群众想法就是不一样,我们有个别人没有的特色,就是相信不管做得多无厘头,都能够等到神奇的好效果。

譬如,我们相信一个独裁者再出来,我们就可以得到像先进国家一样的高素质民主。

我们相信挺一个破坏司法制度的人再出来,司法制度就可以往好的方面改革。

我们相信一个朋党亲信之父回朝,官场就清明了。

我们相信一个用内安法捉人的人得势,人民就免于恐惧了。

我们相信一个一辈子以种族主义立身的人来领导,国家就可以走出种族主义政治的魔咒。

我们更相信只要一心一意剿灭华人在朝的力量,华人的全部权利就有保障了。

还有人相信只要跪下去,就可以跳得更高。

原载《中国报》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