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酸不等于有理

Share Button
马来西亚的政治可能会让人偏离逻辑──例如目前激烈的竞选活动。
民主的选举,是让人民行使权 利,从各政党中选择领导人。 如果乡村选民,特别是那些在 沙巴和砂拉越内陆的农民,为了自 己的需要和关注而希望国阵继续执 政,并不意味他们“容易被收买” 或者“他们是愚蠢的”。
然而,很多城市人听到人们讨 论这两个大州属的政治时,总是展现居高临下的态度。
不要傻到以为沙巴人和砂拉越人不知道这些事。事实上,他们厌 恶这种蔑视和自以为是的表现。
我们当中很多人似乎不了解 我们的同胞,不知道这些乡村的真 正所在地;我们对他们的政治选择 感到不屑,加深对他们的侮辱和伤 害。
那些支持国阵成员党的,尤其 是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的人士, 他们面对更加不堪的评语。
这些政党的候选人和竞选团 队,必须有过人的能耐,要有足够 的包容,去应对施加在他们身上的 侮辱,特别是华裔的情况更严重; 尤其是社交媒体上,似乎充满了仇 恨。
一些反对党的支持者几乎已被 不合情理的情绪所蒙蔽,现在被称 为“走狗”已算非常温和的羞辱。
他们当中一些人对选举结果非 常有信心,甚至已经开始庆祝;他 们无法理解,为何有许多华人拒绝 推翻巫统,更不明白为何有人认为 与巫统合作更切合实际。
一些过度自信的反对党领袖在 选举成绩揭晓前,甚至公开谈论要 把国家领导人和政府高官关起来, 甚至提前任命了一些内阁成员。
人们似乎忘记了,在民主制度下,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和表达 他们的政治选择,不应该因为政治 立场不同而遭受欺压。
如果他们选择加入马华或民政党,这是他们的民主权利,他们不应该被羞辱。
同样的,如果马来人选择支持行动党,这并不意味他背叛了伊斯兰教或马来族群。然而,马来族群 长久以来被灌输的思想却非如此认为。
由于行动党长时间以来被妖 魔化,加入行动党的少数马来人都必须承受来自家人和朋友的巨大压 力。
随着过去不断带领攻击行动党 的马哈迪与“火箭”和平相处后, 或许情况已经有了改善,但总的来 说,怀疑甚至仇恨的情绪始终还在 徘徊。
当宗教和政治纠缠在一起时, 会产生一种危险的情况──政治家 伪装成神学家,并使用上苍的名字 来追求他们的政治野心。
如果你前往吉兰丹、登嘉楼和 吉打,会看到伊党的广告牌告诉人 们,支持伊党是通往天堂的途径。
所以,在这些保守的村庄里, 拒绝使用宗教名义来支持这种政治 意识形态的人,一定面对巨大的压力。对于很多人来说,选择巫统、 拒绝伊党,有时也会是艰钜的决 定。
已故伊党领导人聂阿兹的儿 子聂奥玛选择在诚信党旗帜下上阵 后,他面对的情况更糟糕。虽然他 试图向民众解释民主和个人选择的 自由,但还是遭到伊党和至亲所排 斥。
在伊党的强烈理念中,与诚信党合作是无法被接受的,他们可能不再受邀参加乡村的私人活动。 在政治狂潮加剧的背景下,宗 教师不再宣扬宗教,信徒不得不在 宗教场所聆听宗教师的政治演说; 一些宗教领袖甚至在演说中公然表 明他们的政治立场。
大多数人到宗教场所,皆是为了信仰,肯定不是为了政治。他们 想为自己和亲人寻求庇佑,他们想 为贫穷和病人祷告,为和平的国家祈祷。
目前,文明似乎是一种罕见的东西,由于不同的政治立场,在欠缺包容之下仇恨不断升级。这是不幸的,因为马来西亚的政治还不够成熟,而且我们当中很少有人可以理性地看待政治的优点和缺点。
让我们自我提醒,在需要的时候,与其向政治人物求助,不如 转向更有可能立即给予帮助的家人 和朋友,而政治人物每5年才会见 到他们。不必为了政治人物不眠不 休,他们熟悉这个游戏,可以随时抽身,更加懂得照顾自己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新闻线上‧作者:黄振威‧英文星报董事经理兼CEO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