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高官不敢反对恶政 魏家祥:你们怎麽搞的?

Share Button

(知情网/黄自强评述)中央政府宣布接受工作满10年的熟练外劳继续多留3年,但每年征收1850令吉的人头税,暴涨到“天价”的1万令吉,令各界雇主吓呆。各行各业大反弹,包括大马雇主联合会丶厂商联合会丶建筑商公会丶中小企业公会丶华人餐饮业或是印裔回教徒工商会,纷纷大喊吃不消。

各界希望政府收回成命,饱受“千夫所指”的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却喊冤,表明自己是在内阁会议接获首相马哈迪指示,代为宣布这项决议,但外劳人头税属内政部管辖,他本身无权回应。

行动党的部长古拉不敢在内阁为民请命,而行动党的柔州行政议员陈泓宾更加令人啼笑皆非,公然扮鸵鸟。

针对柔佛市议会再度下令麻坡商店柱子的中文商号必须缴广告费,否则就要以白潻涂掉,对此,陈泓宾竟要求商家自行和市议会商讨,不要通过他当桥梁。

结果,环境部长杨美盈忍无可忍开腔说,她要召见麻坡市议会主席要求解释此次行动的动机,过後陈泓宾才发文告说冻结一切有关中文商号的执法行动,直至新的指南出炉。

面对政府针对性压逼和加重负担的中小企业和小商家,大多数是华裔,在本届大选力有95%华裔选民投票给希盟和行动党,但他们身为人民代议士却不敢针对不合理的政策提出反对,华裔可说是“所托非人”。

麻坡的华裔商家只能拥有数十年至近百年历史的柱子商号擦掉,牺牲历史和文化遗产,至於熟练外劳被徵收每年1万令吉人头税,雇主联合会指此举是惩罚有意留住熟练外劳的雇主,建筑商公会更担心,没有能力支付高昂人头税的雇主,可能将被迫转而聘雇非法外劳。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感叹中小企业如此“命苦”,因为政府宣布最低薪金制调高,政府并没有给予任何津贴,由雇主独力承担,如今续聘熟练㚈劳又要付万元人头税,加上经济持续性的低迷不振和跌跌不休的马币,雪上加厢的压力使到中小企业苦不堪言。

他指出,希盟希盟宣言承诺划一并调高东西马工人的最低薪金,西马由原有的的1000令吉调整至1500令吉,政府将替雇主承担一半即250令吉。结果,政府宣布西马最低薪金只调整50令吉,并全由雇主承担,这是另一个货不对版的承诺,岂非言而无信?

一旦调高最低薪金,就必须涵盖数百万的外劳,高度依赖外劳的中小企业势必面对成本加重的压力,业者承受不了最终必定被迫关门大吉,政府也无法征收数额更大的公司所得税,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此外,熟练外劳要延长工作准证就必须缴纳1万令吉的人头税,并声称这是内阁决定,对中小企业造成更大的打击。

工作超过十年的外劳对公司有着一定程度的忠诚,也对工作驾轻就熟,有助於提高生产力,但不合逻辑的涨幅,等於变相逼迫业者聘请新外劳,难免影响生产力,因此,魏家祥不禁质问:“部长大人和希盟政府,你们是怎麽搞的?”

他促请希盟政府必须多做功课,部长也该亲身走入市场,好好的了解中小企业的困境,再全面检讨相关不合理的新措施,别老是闭门造车的凭空想像出各类政策,最後只会令市场深受打击,业者叫苦连天。

同样的,麻坡的华裔商家立足已有一世纪,国阵执政的60年期间没有出现官员下令商家拭除中文商号的问题,但希盟上台短短4个月就发生了。行动党,你们是怎麽搞的?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