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玩弄政治牺牲学生 魏家祥斥火箭无情兼可耻

Share Button

(知情网/黄自强评述)财政部长林冠英以拉曼大学学院是马华创办为理由,拒绝拨款给该校,以教育与学生利益来作出政治报复。更令华社傻眼的是,校方在缺少政府的拨款而无法再维持低廉学费,或须被逼调涨,林冠英竟然颠倒黑白,反咬马华在“政治报复”和“挑战财政部”。

财长掌握生杀大权,如今球在林冠英的脚下,可是,林冠英反过来警告马华:“不要逼人太甚,不要将学生当成政治武器和牺牲品,否则财政部将做出反击。”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反击对方的无理指责,因为林冠英去年炮轰国阵政府削减拉曼拨款,今年竟表明根本不应拨款拉曼,其变脸速度超越四川变脸大师。明明就是林冠英在作出政治报复,如果对方是堂堂男子汉,就应该大方承认,而不是诬赖马华。

他说,林冠英利用职权来打压拉曼,突显对方没有执政者的高度,把“打压政敌”看得比“中等家庭孩子的教育问题”更加重要。

众所周知,拉曼是非盈利教育机构,其学费能比其他私人大专便宜50%至60%,正是因为每年得到政府资助。如今希盟政府给玛拉大学的37亿令吉拨款一分钱都不少,但拉曼的拨款从3000万削减至550万。

若要维持学校行政丶师资薪金等大笔开销,还要颁发奖学金给清寒子弟,岂能维持超低学费?目前拉曼有超过2万8000名学生,绝大部分是来自中下收入华裔家庭,林冠英这一刀是砍在学生和家长的身上。

拉曼的一项傲人成就是,目前国内超过50%的特许会计师皆毕业於拉曼。林冠英是念英校出身,并到澳洲深造考获会计师文凭,他并不了解华社最关注的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这个道理,只有让下一代接受良好教育,才能改变他们的未来命运。

希盟多名高官和议员都是从拉曼出身,已证明拉曼并不是马华党校,但是,从拉曼毕业而如今当上原产业部长的行动党领袖郭素沁竟狡辩说,其部门的拨款也在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中被削减一半,所以她觉得拉曼拨款被削减是合理的,拉大应在国家债台高筑和经济不景时动用本身的储备金。

对此,魏家祥以“可耻”回应郭素沁,并反问对方:经济不景债台高筑,为何又去搞第三国产车?玛拉大学为何能依旧保持37亿令吉拨款?2019年预算案的总拨款为何又提高8.3%?

他挑战郭素沁回答这些问题,并痛斥这名可耻的拉曼校友,连本身部门的油棕业困境都搞不好,还出来向母校的遭遇讲风凉话!

早前,林冠英特地发文告强调,自己给玛拉的37亿拨款没有减少一分一毫,但是,希盟却冷血打压拉曼,无情大砍拨款82%。

魏家祥劝告这些换了政府就换了脑袋的“林冠英们”,必须正视玛拉的成立宗旨是为了帮助来自中等家庭的巫裔学生,对於玛拉获得保持拨款,马华没有异议,可是,拉曼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帮助来自中下家庭的华裔学生,两者的使命如出一辙。

尽管前路难行,魏家祥向拉曼学生承诺,马华从今以後必须找出方案,面对希盟的打压之下,拉曼大学学院也会自力更生,继续有教无类,为国家培育人才。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