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滥权打压拉曼 魏家祥还原历史事实

Share Button
(知情网/陈家豪评述)自1969年拉曼学院创办以来,8位历任财政部长包括敦陈修信丶敦胡先翁丶东姑拉沙里丶敦达因丶安华丶马哈迪丶阿都拉和纳吉,都每年拨款给拉曼,确保有能力提供优质和低学费的高等教育。
可是,希盟执政的首任财长林冠英,如今成为史上第一个不愿意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丶还威胁拉曼不准起学费的财长,这已开下重挫华裔高等教育的不良先例,林冠英为了向马华作出政治报复和打压,自甘成为祸害华裔子弟的千古罪人。
针对林冠英大砍拉曼拨款的种种藉口,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逐点厘清真相指出,政府给予拉曼的资助是马华和政府作出白纸黑字的契约。
时任教长敦胡先翁於1972年亲笔签署公函显示:“根据1961年教育法令的条文和条例,并且符合教育法令第27条文的要求,在此批准拉曼学院的政府约法(Instucment of Government)。过後,胡先翁在1972年在国会宣布给予拉曼的一对一拨款。
2013年拉曼升格为大学学院时,内阁决定继续提供顶限为6000万令吉的配对拨款(matching grant),而8位历任财长都履行政府承诺提供拨款,包括2017年的3000万行政拨款加400万发展拨款,2018年则有3000万行政拨款。
如今,林冠英一再声明拉曼是马华创办而大砍拨款,并放话要马华与拉曼切割,甚至指马华从拉曼牟取盈利,这根本是指鹿为马。
魏家祥透露,拉曼虽然是马华创设,但管理单位是非盈利机构“拉曼教育基金会”,一分一毫都不能带去马华,处理基金会的所有工作全是义务,当中没有丁点利益。
基金会每年必须依时交报告给有关当局丶董事部和政府,学府的账目向来清楚和透明,如今全盘帐目都在希盟政府手中,林冠英还以各种似是而非的错误论调来误导公众。
至於拉曼董事部14位成员,只有4人是马华领袖,校友会2名代表丶大马工程师协会代表丶高教部委任的4大院长和学校副校长,还有一人来自财政部,都是义务性质的职务,马华如何控制董事部?
最可笑的是,林冠英警告拉曼不可以涨学费,否则他将以财长的身分采取对付行动。财长切断政府拨款,却不允许涨学费,口口声声要马华变卖党产或拉曼动用储备金。
魏家祥反问,如今拉曼3000万行政拨款变成零,只获550万发展拨款,但林冠英提呈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里,通过教育部拨出24.64亿令吉给只招收土着学生的玛拉工艺大学(UiTM),等於给拉曼672年的拨款,而且乡村发展部给MARA人民信托局约37亿令吉的拨款,两者合共61.1亿令吉。
政府拨款给MARA帮助土着,马华没有异议,但若希盟政府提倡一视同仁,不分宗教种族照顾国民,为何偏偏针对拉曼?
林冠英企图向马华赶尽杀绝,但他砍的却是拉曼的华裔学生和家庭,数万华裔子弟的教育权益被当作政治牺牲品。不只是马华据理力争,就连董教总挺身而出促请政府摒弃政治偏见,采取更开明的政策,继续为拉曼提供行政拨款,以造福更多学子,并促进国家教育的发展。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