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位残害拉曼生 火箭青蛙自取其辱

Share Button
(知情网/程义评述)曾任马青总团新媒体委员会副主任的柔州党要吴启聪医生,在地方上颇有知名度,但他在马华苦求上阵当候选人不遂,於2017年4月愤然退出马华,宣布加入行动党。随着希盟执政中央,吴启聪如愿当上柔州古来市议员。
在财政部长林冠英拒绝拨款予拉曼大学学院的风波上,吴启聪奉承高层而自作聪明,在面子书针对拉大被逼调涨学费的课题发帖说:“优大会计系是4万9136令吉,UCSI的会计系是5万6690令吉,两者相差7000令吉。”
吴启聪质问马华,为何UCSI是一间盈利型私立学院,摆到明是要赚钱,在商言商不作歧视,但优大是所谓的马华经营非盈利学院,还有政府拨款,学费竟然只比私立学院少了区区7000令吉?
网民即时点出,吴启聪把冯京当马凉,将优大的4年课程(professional degree)和UCSI的3年课程(nonprofessional degree ) 来做比较。
网民纷纷痛斥身为专业人士的牙科医生吴启聪,竟然指鹿为马,将拉曼大学学院(TARuc)和优大(UTAR)混为一谈,枉为知识分子,更没有资格当官!
马华基层党员林聪明(Howard Lim)也回应说,拉大和优大是两所不同的学校,优大虽然学费比其他大学便宜,但没有一分钱的政府拨款,单纯因为不求盈利,只能便宜7000令吉。至於拉大有政府白纸黑纸提供一对一拨款的半津贴福利,才能在不盈利又有津贴的条件下更加便宜。
他向吴启聪呛声说:“你跳槽後我都尽可能不扰你了,今天干嘛要来残害拉大呢?既然要害拉大,干嘛又不先做点功课呢?既然不做功课,干嘛还要来唱戏呢?”
林聪明义正词严表明,希盟执政後对华人的种种打压丶不公丶歧视,吴启聪视若无睹丶噤若寒蝉,却质问“为什麽马华不肯为了成全教育而放开拉曼?”,任何有良知的从政者都不会问这个“为什麽”。
至於吴启聪提问“为何马华不肯公开拉曼财政报告?”,林聪明直斥对方是否“脑坏了吗?”,堂堂一个牙医,智商竟然和行动党“傻大姐”郭素沁同等水平。
拉大作为一所非盈利教育机构,其财务必须透明公开,常年有国际审计机构审核,并按时向财政部呈报,甚至任何公众都有权向公司注册局申请调阅。
林聪明也强调,马华在拉大的14人董事局里只有4名代表,政府有5位代表,校方丶校友及学术人士5名,马华只占少数,而且董事会没有校务行政职权,何来吴启聪口中的“干涉拉曼教职员人事”?
他讽刺吴启聪投诚马华後,为了给自己立“投名状”而残害拉曼,但他促请对方留一点良知,别拿华裔子弟的教育来开刀,就算没有良知,至少也带点逻辑和品位高点,
吴启聪指鹿为马,堂堂专业人士兼火箭新贵官员,却暴露政治青蛙的无知和无耻,结果自取其辱。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