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提政教分离为难华社 魏家祥挑战希盟废除固打制

Share Button

(知情网/程义评述)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砍掉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使到培养无数华裔清寒子弟的拉大在成立46年以来,首次失去政府的财政援助,以致明年开学将微幅调整学费,林冠英成为华社与华教的千古罪人。

林冠英死不认错,口口声声说“政治与教育应该分离”,华裔中小型企业贷款也应该落实政治与商业分家。他说,这是改革的代价,华社应习惯政经教分离。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挑战林冠英,回答他所提出的“新论述”:宗教学校(Sekolah Agama)是宗教和教育的结合,既然林冠英不断重复政教应该分离,那麽宗教和学校教育是否应该结合?目前数百间由国内穆斯林民间社会设立的宗教学校是否应该关闭?

林冠英一再强调政教分离,那麽,自独立以来就存在400间教会学校(Sekolah Mubaligh ) 又要何去何从?

中央政府一直关注各民族与宗教族群的教育需求,所以给予这些民间或私人创办的学校提供拨款,确保各族能接受母语教育和宗教教育,这岂能与政治分离?

根据林冠英公布的预算案,除了国小获得2亿5000万令吉,华小丶淡小丶全寄宿学生丶玛拉科学初级学院丶政府资助宗教学校丶教会学校丶宗教学校各获5000万令吉,此外,注册宗教私塾学校也获得2500万令吉。

但是,林冠英却以拉大是由马华创办而拒绝延续拨款政策,直接受害的是华裔家庭和孩子。林冠英要政教分离,他是否敢削减或腰斩宗教学校及教会学校的拨款,要求穆斯林或教会自己负责行政开销?

魏家祥也挑战林冠英,既然行动党当年在野时发表很多关於大学招生制度不公的言论,如今希盟执政,林冠英是否会废除玛拉和大学预科班的入学限制?

林冠英应该向首相马哈迪和教育部长马智礼陈述其政教分离的概念,要求希盟政府立即废除种族固打制,如此一来,华裔子弟便不会挤不进政府大学,也不会报读由马华创办的拉大和优大,因为这两所大学是以绩效制招生,不设固打制。

魏家祥在过去针对无数课题向林冠英提出质问和挑战,但对方左闪右避丶顾左右而言他。魏家祥希望林冠英不会再耍那套绝招——“静静”,应该勇敢回应,否则可以请火箭议员郭素沁丶张聒翔丶张哲敏,以及发表“乞丐论”的谢琪清代答。

马华署理总会长陈德钦也发出挑战,既然林冠英敢向华社提出“政经教分离”,马华促请他向马来社会讲同样的话,在国内一视同仁的向各族落实统一的标准。

他质问林冠英:1.政经教分离,是否表示政府放弃所有官联企业(GLC)的拥有权丶政府完全退出经济领域?2.政府是否准备废除政治介入各领域的土着固打制?3.照顾单一种族的政府机构要求拨款算不算政治化,例如玛拉的拨款?

玛拉不必争取,林冠英自动批准37亿令吉,但华社只要求3000万到6000万,财长不批准之余,还要指华社政治化,陈德钦反问,林冠英这持着什麽标准?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