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斥火箭不务正业 509变人民苦难纪念日

Share Button

(知情网/黄自强评述)自从希盟於5月9日赢得中央政权以来,说好的承诺与改革没有兑现,反而是股汇狂泻丶大型基设工程停滞丶油棕与橡樛价格插水,重新推行销售税制(SST)更引发百货腾涨,令百姓陷入民不聊生的困境。

但是,行动党的财政部长林冠英不务正业,过去两个月以来只顾向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学院作出政治报复,大砍拨款和展开口水政治。

更令人失望的是,身为原产业部长的行动党署理主席郭素沁无力挽救油棕价格,竟然怪罪大马人民不珍惜本地油棕,宁可购买欧盟进口的食油。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不禁感叹,2018年5月9日是大马首度经历政权更换的日子,也是人民百姓开始过苦日子的“纪念日”,更别谈希盟种种未实现的竞选承诺。

大选前说执政後便废除全国的大道收费站,如今变成冻结过路费起价和取消摩多的路费,但要劲赔大道公司将近10亿令吉。

火箭的“经济奇才”潘俭伟在大选前曾保证废除收费站不是问题,现任副教长张念群也曾保证承认统考绝不会拖泥带水,如今事实证明一切都只是谎言。

魏家祥也指出,原产品的价格自2018年5月9日以来持续走低,过去两年的棕油价格显示,2017年1月3日的原棕油价格为每吨3252令吉,2017年12月29日2400令吉,而今年首季(1月至4月)的大马棕油出口上升20%。

在希盟组成新政府才几天的6月26日,原棕油价格为每吨2777令吉。但是,截至12月26日,原棕油价格竟已跌至每吨1903令吉,

魏家祥质问,3252令吉跌到1903令吉,希盟政府的应对措施是什麽?还在坐着慢慢想吗?希盟领袖为何可以忍心看着小园主每个月只得净收入280令吉?

大马棕油局早前公布,截至11月为止,油棕库存已增至300万吨。只是,敦素沁对此束手无策,除了指控欧盟抵制大马棕油,她还埋怨大马人民宁可购买欧盟进口的食油。

难道郭素沁要人民吃棕油来解决问题?追根究底,油棕价格不断暴跌的原因是首相马哈迪“反中仇华”的种族主义政策所引起,但行动党不敢规劝和纠正马哈迪,反而怪罪人民不吃棕油,这是本末倒置和推卸责任。

魏家祥也炮轰身为财政部长的林冠英应该更专注於改善国家经济丶减低油价和兑现选前承诺,而不应该一再干预大专教育,以及没完没了滥用公器来打压政敌。

林冠英不务正业,一再针对拉曼大学学院申请调涨学费而发表种种误导人民的谬论,魏家祥已逐一戳破丶以正视听,反观林冠英耗费许多时间精力恶搞拉曼,却始终不敢正面回答马华一个月来所提出的质疑和挑战。

魏家祥提醒林冠英,对方由始至终还欠马华至少3道问题的答覆:

1.佐证马华干预TARUC的学术自由;如果林冠英“政教分家”立场,为何没有反对宗教和教育结合的宗教学校,这是否双重标准?3.马华挑战林冠英废除政府大学的入学限制,不要一边维护政府大学的入学限制,一边打压造福中下家庭的拉曼。

他提醒林冠英必须及时觉悟,华裔也是主要建国者,行动党不应自我矮化,借由打压造福华社的拉曼来向马哈迪和种族主义者献媚。

人民在509大选後的生活越来越难过,但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却搬出1969年的种族暴乱来恐吓华社,其儿子林冠英则只会打压拉曼,引起了华社的极度不满。

可笑的是,林吉祥为了挽救民望而恫言退出希盟,过後反口指责反对党看不懂他的文告,到底是谁的逻辑太差?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