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藉油价打抢人民8亿 赔马哈迪朋党10亿领功劳

Share Button

(知情网/陈家豪评述)希盟上台执政後终止惠及全民和经济的公共交通计划,大砍中资发展基建的开销,连拉曼大学学院的3000万拨款也砍掉。但是,为了要求大道公司明年不调涨过路费,财政部长林冠英大方赔偿近10亿令吉,乖乖把巨款送到首相马哈迪的朋党口袋。

众所周知,国内主要的收费大道都是在马哈迪第一次任相的22年内兴建,签下不公平的合约,每三两年就有权涨价,若是政府不批准涨价就得赔偿巨款。在过去数十年,行动党一众领袖无数次批评前朝政府和马哈迪让朋党坐享巨利。

被称为火箭“经济奇才”的潘俭伟在2009年11月12日就宣称,只要行动党执政中央,到时就能以250亿令吉终结大道收费的时代,废除所有收费站。

到了2018年大选,希盟更将废除所有收费站列入竞选宣言,今天执政丶明天降油价丶100天内废除大道收费。

可是,马哈迪早已表明废除收费站是不可行的“民粹政策”,并指希盟宣言只是指南而不是“圣经”,拒绝拿出250亿来终止大道收费时代。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在今年8月也改口声称,收购大道的成本需要4000亿,无法落实。

马哈迪胆敢违约腰斩东海岸铁路丶马新高铁和捷运MRT工程等,重新谈判,却偏偏不肯重新检讨大道收费合约,更不敢公布合约内容。老马之心,路人皆知,因为这些合约都是在马哈迪时代签署,颁发给他的朋党。

林冠英只能宣布,为了冻结大道收费涨价,政府支付10亿赔偿,只废除摩多骑士的过路费。

马华中委刘振国挑战身为白沙罗区国会议员丶财政部特别官员的潘俭伟表态,应该向财政部提出3大抗议:

1.坚持以250亿令吉,一次性收购全国各大道,全面废除大道收费;2.希盟必须落实宣言,即废除大道收费,不是冻结涨路费而己;3.以赔偿换取不涨价,是国阵时期的做法,如果再延用,相等於认同国阵时期的处理手法是正确的。

潘俭伟当年以这番言论赢得掌声,就必须对这些掌声负责到底,因此,刘振国促请潘俭伟应要求财政部与马哈迪的朋党集团谈判,坚持以250亿令吉解决问题,证明希盟在大选前一直说:“国阵做不到,希盟可以做到”。

更令人民愤怒的是,希盟不但没有兑现废除收费站的承诺,还在过去两个月悄悄在人民的身上吸血。

尽管国际原油价暴跌超过两个月,但希盟装疯卖傻没有调低国内燃油价格,估计每周从人民身上额外赚取1亿令吉,迄今“变相打劫”人民高达8亿令吉!

在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丶前首相纳吉及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先後促请政府必须马上降油价,林冠英才假裝如梦初醒,宣布在1月1日重启自动价格机制。

可笑的是,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兼国会副议长倪可敏以“感恩希盟”,对政府赔偿10亿的大道路费致敬。

事实上,希盟藉着汽油赚了8亿,然後赔了10亿给大道公司,还要人民感谢希盟政府“冻结”大道收费不能起价,这根本是抢人民的钱,往自己脸上贴金!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