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教授仗义挺拉曼 林冠英蒙羞迁怒马华

Share Button

(知情网/陈家豪评述)大学建筑系教授丶前马来世界建筑环境研究中心总监达祖丁博士撰文仗义直言,提出3大理由指政府应该维持对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

这位马来教授的3大理由是:1.拉大不曾举办极端活动破坏和谐社会;2.提供可负担学费的高素质教育;3.政府应该拨款给拉大,以纪念谦虚丶好相处及勤奋的国父东姑阿都拉曼。

他说,拉大提供高素质教育,学费一直维持在可负担水平,培养了数十万的年轻大马人进入职场,创造良好及宽容的社会。以毕业自拉曼的希盟农业部长沙拉胡丁为例子,後者对伊斯兰非常虔诚,跟随正确的伊斯兰步伐,不像那样支持涉及严重贪污,以及口出伤人的极端主义领袖。

达祖丁分享道,他的女儿和侄女女儿也曾送到拉大就读,两个都成为了全面发展的国民,侄女曾到前任士姑来州议员巫程豪医生的办公室工作,其女儿考获莫纳什大学硕士文凭後,成为私立大学的全职讲师。

“他们从未告诉过我在拉大的时候受到歧视,他们享受那里的校园生活,也没有顾虑地将拉大介绍给其他马来家庭。”

因此,达祖丁全力支持拉大继续获得政府拨款,并赞扬马华是一个视国家利益为优先,超越种族思维的中庸政党,即便马华是一个种族政党,在马来亚建国时期带来巨大贡献,成立及维持拉大运作至今所作出的牺牲更是值得称赞的。

达祖丁还说,拉大与马华拥有政治关系,但马华是否曾在拉大礼堂举剑,高喊口号攻击马来人和伊斯兰?他们的副校长有没有发出破坏国家和谐的言论?

他记得,有一名玛拉的副校长发表种族言论,不配成为国家的公务员。比起其他本地公立大学,拉大从来没有举办破坏国家和谐社会的极端活动,而还有工艺大学曾举办攻击LGBT的研讨会,玛拉曾办过攻击基督教徒的大会。大马伊斯兰理科大学,曾举办论坛讨论杀死“敌对异教徒”。

对於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如果拉大和马华脱离才可获得拨款,达祖丁说,林冠英的原则是“理想主义”,但是,本地大学不可能真正免受政治干预。

他指出,只要玛拉工艺大学(UiTM)还存在,就会一直有政治干预。只要公立大学获得80%的拨款而不是50%,就还是会有干预。

他说,私立大学能免受政治干预,是因为他们的老板来自私人界,而拉大是个政党成立的机构,与玛拉没有什麽差别。反观,拉大慷慨的让他的侄女丶女儿和朋友沙拉胡丁在可负担的学费下就读,另一个(玛拉)却只允许一个种族入学。

达祖丁的专栏文章引起各族人民的巨大回响,马华中委兼妇女组总秘书王锺璇表示,这位马来教授能从全民教育角度看拉大拨款,也认同拉大不分种族培育人才。

反观拉大许多毕业生在受到含有政治议程政客的影响,极力对拉大进行破坏和攻击,让人感到心寒和痛心。

王锺璇痛斥林冠英所谓的政教分离观念模糊,实际上是向马华作出政治报复,不惜伤害族群权益,宁愿牺牲拉大学生丶家长及教师职员。

我国应该出现更多类似达祖丁教授的人,能以客观丶中立丶中肯的意见和态度来看持拉大拨款事件,同时肯定拉大的成就和马华的努力,才能真正做到教育归教育丶政治归政治的理念。

可笑的是,林冠英不敢回应达祖丁的意见,却竟然还有闲情发表文告,指他成功证明马华以政治力干预拉大,不愿让拉大学院培育出来的精英接手母校。他坚持要马华脱离拉大,他才会批准至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

林冠英逃避人民连日来炮轰他言而无信没有在1月1日调降燃油价,又不敢反驳马来学者义正词严的批评,只好含羞带愤继续发文告消费拉曼丶迁怒马华,藉此转移人民视线和发泄肚里的恶气。

Share Button